无错小说网 > 壮哉大唐驸马 > 第零六九章:郑丽琬的异常

第零六九章:郑丽琬的异常

        (新书启航,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以推荐票、收藏支持)

        “死了?”

        所有人的嘴张成了圆形,脑海中翻来覆去的,就是这两个字。

        柴令武似是回答大家的疑问,又似是对6爽说:“死了!”他单手提着6爽的尸体,“噗通”一声,扔成了温泉之中。

        众人大吃一惊,然而下一刻,所有人的眼珠子瞪了出来。

        只见柴令武犹如一头小老虎一般陡然暴起,一个箭步蹿了出来,一脚就助纣为虐的一名青年踹个跟头,

        然后一脚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胸膛上,而且是连续不断,咔嚓咔嚓几声响,胸前胸后肋骨瞬间尽断!

        青年此刻出的声音已经如同野兽濒死的呻吟,口中鲜血喷涌!

        然而,这只是开始。

        柴令武得势不饶人,如同猎豹一般在一干恶奴之中游走,整片空间即时出咔嚓咔嚓的破碎声音,越来越快。

        近乎一步到位!

        如斯可惊可怖之神异变化,就在在场众人眼中,渐次呈现!

        等柴令武停下来,二三十名恶奴再也没一个站着,一个个躺在地上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哀号。

        太狠了!

        太毒了。

        围观的人们,一个个苍白着脸,看看柴令武那似是缅怀、似是回忆的讥诮的笑,一股令人悚栗的寒意,刹那之间,便在所有人的心底深处升起。

        这还是人吗?

        简直,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良久良久,一直摒着呼吸的柴令武微微仰,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双眼微闭,似笑非笑的缓声道:“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痛快……”

        “啊!”旁观的人不约而出的一声惊叫,跑了没影儿。

        徐惠苍白着脸,把娇小的身躯紧紧的偎入郑丽琬的怀里,颤抖着声音道:“表姐,先,先、先生中邪了!”

        郑丽琬轻轻抚摸徐惠的云鬓,面上突的泛起嫣然的娇笑,原就娇美如花的绝世容颜,此刻嫣然微笑,更如百合初放,沁心醉人,

        望着闭目仰的柴令武,那一双明媚的眼眸,却泛起一阵热烈的奇异的神色!

        “我的傻妹妹,这才是男人…真正的男人!男人中的男人……”

        郑丽琬声音软腻腻,忽尔,小嘴出一声闷哼,柔软的娇躯一阵又是一阵的痉挛。

        晶莹的肌肤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儿,眼睛却像是猫儿一般眯起!

        她红着脸儿,甚至能感受到了双腿间一片潮湿,粘糊糊、凉嗖嗖的…难受之极…

        郑丽琬奇异的目光,突地泛起一丝温柔的光彩,银牙一咬,低声喃呢:“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我的身子、我的心、我的智慧也是你的…为奴为婢我也甘之如饴、矢志不渝。”

        细细的、坚定的声音,在一片哀嚎中,如若无声,但郑丽琬自己却听到了,她感觉这声音很坚定,有一种九死无悔之坚决……

        听罢!

        她满意的笑了……

        …

        “二公子!二公子…”

        时间很短,似乎又是很长,柴家的两名侍卫,终于从震撼中惊醒而来,大声的叫唤着柴令武。

        “嗯?”

        柴令武张开双眸,一双深邃如深渊的眼眸,一片淡然。

        一名侍卫道:“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柴令武道:“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谩骂圣上、非议皇室…公然攻击朝廷命官,被我当场击毙…至于这些帮凶、恶奴助纣为虐,本官已经略施薄惩。”

        两名侍卫、向导嘴角一抽:这样也行?不是断手就是断脚的,这是略施薄惩?

        柴令武一本正经道:“这就是略施薄惩,严惩的话就是要人命了。”

        郑丽琬听着听着,又是一阵舒坦畅快的痉挛!她脸儿红通通的,狠狠地白了那个勾引人不偿命的家伙一眼。

        霸道的冤家,真是害死人了,完了!完了!

        可是,真的很舒服啊…如果,如果被这霸道的冤家摁在地上,如果被这霸道的冤家骑在秀美的娇躯狠狠的鞑伐,一定快美非常吧!

        郑丽琬只觉得有一团火在心底‘腾’的一下就烧了起来。

        这一种奇怪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

        留给她的,是无尽的恐慌与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难道我郑丽琬真的是一个狐媚子么?

        以前也多次见过这个小冤家,可就是没有这种感觉啊。现在怎么会这样子?真是奇了怪了!

        哼,管他呢!

        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了。

        郑丽琬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麻烦你跑一趟县衙,”柴令武向那导说道:“让杜大人派人洗地,嗯,收拾残局!”

        “喏!”胆战心惊的向导二话不说,飞也似的逃了。

        这个柴二公子太厉害了、太狠了,看着都怕。

        还是远离为妙!

        柴令武看都没有一地的伤残人士,缓缓地向郑丽琬、徐惠姐妹花走去。

        他的性格其实很宅,并不喜欢惹事生非、打架斗殴。

        一方面是因为他上辈子打打杀杀饱了够了,也厌恶了,这辈子只想安分守己的活下去,然后在力所能及之处,再依仗一些穿越千年的小知识,稍稍改变一点大唐的形势,这就够了。出于此心,这才加入了号称是‘清水衙门’的礼部。

        另一方面,则是效仿柴绍的不偏不倚的处世哲理,他不想落入皇子的争斗之中,所以一直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从没给任何一个皇子接触的机会。

        6爽这样的货色,柴令武其实并未放在眼里,可是古话说得好:“龙有逆鳞触者必死;凤有虚颈,犯者必亡!”,而他的逆鳞无疑便是‘小杂种’三个字。6爽触犯到了他的禁忌,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至于其他人等,则是顺手为之。

        在他看来,比起6爽。

        这些恶奴更加可恶百倍。

        恶少嚣张好色,也只是嚣张好色而已。毕竟好色之心人皆有之,看到美丽的女人,正常的男人谁不想多看两眼?看不梦想拥有?

        但恶少展到动手动脚、强取豪夺,恶奴有着九成的关系!

        因为!

        若是没有恶奴的推波助澜,一个少年就算再恶,又岂能自主养成恶少?

        看到6爽在这些人面前毫不避讳,直接调戏徐惠,还极尽恶毒的侮辱被他无情抛弃的可怜的女孩,柴令武就知道这些恶奴司空见惯了。

        这种恶劣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些帮凶、恶奴已经帮6爽做了多少次;所以6爽在才会如此毫无避讳、肆无忌惮!

        多少本可以白头到老的恩爱夫妻,多少幸福美满的家庭,就是这样毁在这些畜生的手里!

        恶少该杀!这些恶奴更该死!

        只不过,柴令武现在毕竟不是一个人了,所以不敢放开手脚的大开杀戒,但是反过来想,废掉他们的手脚,比起直接杀死的惩戒更重。

        因为在这时代里,恶奴就是主家私有货物。一旦他们没有任何价值,便会被主家毫不留情的赶出家门,从此以后,他们将会在唾骂中苟延残喘的活着。这种惩戒,无疑是比杀了这些恶奴更加让人痛快。

        “郑姑娘、徐姑娘你们没事吧?”柴令武问道。

        郑丽琬拍拍表妹的削肩,心中叫苦不迭,没事儿?你的亵裤要是湿乎乎、粘糊糊、凉嗖嗖的…看你有没有事…这混蛋!

        柴令武见她怪怪的,以为她害怕自己的凶残,又问道:“要不要一起下山?不用怕,我不会对你们怎样。”

        “嗯,是这样子的!”郑丽琬眼珠一转,道:“柴公子,是这样的;我呢,当然不怕。呵呵,杀人这种事情,我,我见多了…长安天天生凶杀案,多着呢…”

        长安天天生凶杀案?骗鬼吧你。

        柴令武明白了,这女人是真的怕了他。

        “你们也尽快离开,看这天色,仿佛要下雨了,被淋湿就不好了。”

        郑丽琬心中嘀咕:什么叫做‘被淋湿就不好了’?

        但这个疑问接着又被恐慌击溃,郑丽琬手忙脚乱:糟了,死了!他看出来了,他一定看出来了,这可怎么办?

        疑神疑鬼、做贼心虚之下,总是觉得柴令武的目光往她的下三路猛瞄,她强笑道:“嗯,是这样的。我表妹小孩子家家的,你瞧她这样子,似乎很害怕,是吧?”

        徐惠抬起小脑袋,不服气道:“杀人这种事情,我也见多了!江南天天生凶杀案,随随便便就死千万把个人,多着呢…我才不怕!走,一起走。”拉着郑丽琬从亭中走了出来

        柴令武狂晕!

        “随随便便就死千万把个人”?照你这么个死法,地球人早就灭绝千万年了。

        牛,你们姐妹牛上天了。

        姐妹花的奴仆、柴家侍卫,一个个拼命忍着笑。

        明明怕得要死,却一个比一个能吹,一个比一个嘴硬。

        服了你们了。

  https://www.read8.org/novel/53/53705/202409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