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壮哉大唐驸马 > 第一二九章:明志

第一二九章:明志

        (新书启航,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以推荐票、收藏支持)

        大年初八,柴令武与一众纨绔子弟相聚于凝烟楼!

        秦怀道、程处亮、程处弼、尉迟宝琪、李思文、李翼、李风、房遗爱、杜荷尽数到位。

        大伙儿聚在一起。

        一个个都在叫苦连天的吐嘈

        大唐的新年的确没有后世那般有趣,也许都是因为家大业大之故,在接受他人贺礼的时候,也要上门道贺,繁琐的礼节让柴令武觉得这过年,还不如不过痛快。

        这一伙狐朋狗友也和柴令武一样,这些天唯一的事情就是串门、拜年、献上新年贺礼。

        现在聚在一处呼天吁地的诉苦,说得一个比一个惨!

        柴令武呵呵道:“我有十几个亲舅、十几个亲姨,偏一点的舅舅、姨父就更多了…你们谁比我多…”

        李渊成为太上皇后,没什么事情好做,只能沉迷于酒色打发老年寂寞时光。李世民对于老爸,采取的态度是只要不干预朝政,要钱给钱,要美女给美女的态度。李渊一三五播撒希望的种子,二四六努力造人,礼拜天也流连于花丛之中,结果在给李世民生了一大帮弟弟妹妹。

        李渊一生,总共有二十二个儿子、十八个女儿,其中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李玄霸、李智云是在李渊起兵前生的。李玄霸、李智云早逝,李建成和李元吉被李世民所杀,所以二郎李世民成了众多弟弟妹妹的长兄。

        李世民登基后,李渊儿子生了一个又一个,李世民只能按礼制,册封了一个又一个的亲王。去年二月,同一天批发封了五个弟弟为亲王,五个亲王分别是封李元裕为郐王,封李元名为谯王,封李灵夔为魏王,封李元祥为许王,封李元晓为密王。

        所以,除去早逝以及夭折的,哪怕是襁褓里的舅舅、小姨,柴令武也得去拜年。

        至于李孝恭、李道宗、李道彦、李孝察、李孝同、李孝慈、李孝友、李孝节……这些偏门舅舅,以及偏门姨父就更多了。

        众人对此只能深表同情。

        一比之下,大家痛快了!舒坦了。

        三杯水酒下肚。

        房遗爱酸溜溜的说道:“你在万众瞩目中纵身跃下朱雀门城楼,更在宴会中大扬国威,现在说到你柴令武,谁不竖起大拇指,说声文武双全……”

        柴令武能够亲眼目睹万邦来贺的场面,令同辈大为艳羡。更让人羡慕还是他已经参与国事,成为了大唐正四品官职。

        不止房遗爱,秦怀道、程处亮、程处弼、尉迟宝琪、李思文、李翼、李风、杜荷等人,哪一个不是羡慕万分?

        便让柴令武说一说当时的情况。

        柴令武一一细说,听得是几人感慨万分,懊恼悔恨,均觉得错过了一场不容错过的好戏。

        “不用羡慕我,明年你们也胆大一点,设法讨一个侍卫之职就可以观看那个盛况了。”

        柴令武放下酒杯,一字一顿道:“圣上接见完四夷使节,说了一句荡人心魄的宏大心愿。时至今日,我记忆尤新!”

        “圣上怎么说的?”众人询问。

        “‘十年后的今天,要让一百个以上的国家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向朕叩拜。二十年后,心底的数量是两百个…’”

        柴令武低声说起李世民的宏愿后,一个个更是肃然起敬。

        李思文肃然道:“圣上有此宏愿,我愿意手中长枪为大唐誓死效力!”

        “我秦怀道也一样,父亲常说人生一世,最重要的莫过于忠、义二字,对国家精忠,对朋友重义。只要谨遵这两点,便可无愧于心!”看得出来,重情重义的秦琼对于他的影响很大。

        李翼也道:“正如令武《精忠报国》那句‘何需百死报家国’,若能达成此愿,我李翼也是百死无悔!”

        “这种事情哪少得了我们老程家…”程处亮亦是表态着。

        尉迟宝琪、程处弼、李风也点头称善,露出了一副愿意为李世民抛头颅洒热血的表情。

        房遗爱却一脸黯然道:“若能报效家国,死又何妨,真羡慕你们!”

        柴令武奇怪的问道:“怎么了?你又不是长子。”

        依照惯例长子需继承家业,至于次子、三子之类,是继承不了家业的,未来如此还得需要自己去奋斗。房遗爱老房家老二,日子好坏得自己去打拼。

        房遗爱苦闷的说道:“其实我从小就喜欢武艺,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像翼国公、鄂国公、卢国公、谯国公、潞国公他们一样,成为一员将军,上阵杀敌,为我大唐开疆拓土。可是,我父母都让我习文,强迫我学什么经史子集,其实大家都知道我脑子笨,根本不是读书的料子。”

        房遗爱平时大大咧咧的,一副什么也不在乎,只知吃喝玩乐,却也想不到会有如此深沉的心思。

        柴令武问道:“你跟房相说过吗?”

        房遗爱摇头道:“我哪敢啊!我房家书香门第,父亲也希望我从文,若是知道我不愿意,非打死我不可。”

        “那……”柴令武心头一动,道:“那你怎么不与你娘说?”

        “没用,娘什么都依从我,唯有此事不依,她是怕我死在战场上。”房遗爱非常理解他娘的舔犊之情,并没有任何抱怨,有的只是迷茫与颓废,话语中露出对习武的向往。

        “我敢说,你这辈子如果学文,你就完了…”柴令武确定的说道,说起来这是一个被父权至上的社会毒害的有志青年,历史上的自己还是被这哥们连累的。

        “我知道!”房遗爱哀叹道:“如果继续学文,我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柴令武心下叹息,这家伙跟自己一样,拥有着一身蛮力,不从军的确是可惜了,他想了一想,道:“我虽是没有也房相有过直接接触,但却知道他不是迂腐的人。我觉得你应该勇敢的向他说出你的志向,也许他会生气,甚至会打你一顿,但你至少已经说出了自己的意愿,说出了你现在的心情…而他也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你的天赋在哪里…如果他不同意,那你反问他。”

        房遗爱期待道:“怎么问?”

        “房相自幼饱读各类书籍,由书中习得治世安邦之法,方有今日成就。如果他出生将门,被他父亲逼迫学武,你觉得他能否成为秦国公、尉迟国公、程国公……我父亲这一类的名将?”

        房遗爱摇头道:“不可能的,我父亲根本不可能成为猛将。”

        柴令武道:“如果长辈非要逼他学武呢?”

        “逼也不行!”房遗爱道:“我父亲根本没有学武的天赋。”

        柴令武笑道:“房相那么厉害的一个人都无法逆天而行,那么,又凭什么要求你逆天而行?这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房遗爱怦然心动:“要不,大家陪我去?”

        柴令武摇了摇头:“武人最基本的要求是胆魄,这个胆魄指的是你遇到无法克服的困难时,你也要勇敢的去面对,失败并不可怕,而最可怕的是你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一名合格的武将,不在于他有多好的天赋、多强的力量,而是胆魄。真正的武将在面对强大的对手时,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

        “你崇拜我大唐顶级名将,但你也知道他们一个个都是不畏生死的英雄人物?你想像他们一样上阵杀伤,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想必也能坦然面对生死,你连死都不怕,还怕房相干嘛?若是连自己的父亲都怕,你让房相怎么放心一个窝囊懦弱的儿子弃文从武?”

        作为朋友,柴令武不愿那个窝囊房遗爱再度出现。这一次难得听见他的心声,便鼓励他迈过这道坎,一旦迈过这道心坎,那么,房遗爱的心境得到脱胎换骨的变化,不然他将永远活在房玄龄的阴影下,最终在苦闷中,一步步的走向窝囊的绿帽同志。

        房遗爱把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长笑一声道:“令武说的是,又不是没被打过,何惧之有。家父今日在家,兄弟我去去就来。”

  https://www.read8.org/novel/53/53705/206168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