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壮哉大唐驸马 > 第一三九章:自立

第一三九章:自立

        柴令武、郑丽琬在山上逗留了一天两夜,直到第三日凌晨,才得以下山。

        娘子军的热情,让柴令武这等心冷的人也被捂得热气腾腾……

        他真切地感受到这些人打心眼里对自己好,对待自己就像是对待她们最疼惜的子侄一般。简直恨不得将心肝都掏出来交给自己一般……这个却是绝计做不了虚假的,真心付出,如何可以作假……

        两人缓缓地走在下山的路上,身后还有无数人跟随,然后目送着他们离开,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泪痕,却又有欣慰的笑容……

        良久,柴令武回头看了看,此时离平阳山已经很远了,但以他的眼力,依然看到还有人久久伫立,向这边挥手……

        郑丽琬抹了抹发红的眼角,带着些鼻音道:“这些人好可爱、好可获、好真挚…婆婆真了不起,竟然有这么多的好姐妹,与她生死不渝。”

        柴令武感叹道:“做到这等地步真是不容易,我自问我做不到……”

        郑丽琬泫然欲泣道:“太上皇将母亲大人厚葬在皇家陵园,可是,我却觉得这里才是母亲大人的陵寝。”

        “可不是么!”柴令武深有同感:“正因为这里衣冠冢,所以,大哥跟我从未涉足此处。以后,要常来看看。”

        郑丽琬重重点头:“一定要来。”

        柴令武笑了一笑。心中却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与杨沁、石玫她们的谈话……

        “我们再也不会离开这里了,我们要一直守护殿下…若是我们走了,殿下会寂寞…殿下习惯千军万马的日子,一旦冷清下来,我们怕她受不了……”

        “跟着殿下是我们这辈子最大骄傲、最大荣耀!我们哪儿都不去了,有太上皇亲手雕刻的玉像在,大家就感觉还有主心骨…活的才有滋味……”

        “太上皇把整座山都交给我了,我们能够自给自足,在这里自耕自种、自得其乐,根本用不了几个钱……”当柴令武提出以后派专人提供衣食之时,杨沁、石玫等人坚决拒绝了。

        “一定要常来看看…一定要好好做人……”

        “既然二公子以后继承殿下的府邸,殿下的威名就全靠你了……你可千万不能为殿下丢人啊,母亲英雄儿好汉,千万不可堕了殿下的一世英名…”

        ………

        柴令武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竟已是走出了好远,郑丽琬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一言不发的默默跟着,好让他有时间调整自己的心情……

        “婉儿,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郎君说的可是她们对国公大人的敌视?”郑丽琬若有所思。

        柴令武点头道:“杨姑姑、石姑姑她们对父亲与大哥只字未提,好像还刻意把我跟柴家加以区分!尤其听说我婚后将入住公主府时,她们一个个更加欢欣鼓舞。”

        郑丽琬轻点螓首,看了柴令武一眼,欲言又止。

        柴令武笑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你我夫妻一体,还是我的贴身军师来着。”

        郑丽琬心中一甜,微微点头道:“那,婉儿可说啦?郎君可不能生气。”

        柴令武笑道:“嗯!”

        郑丽琬轻声道:“郎君常说国公大人对你全力支持、信任有加,但反过来说,何尝不是放任不管的冷漠态度?从郎君去军营参与训练开始至今,国公大人就没有跟你吃过一顿饭,整个人仿佛消失了似的。我感觉父亲不是这么当的。就拿我父亲来说,虽说是出了名的迂腐,可是他对于我们兄妹的学业却非常在意,再忙也会抽空指点。”

        “还有就是你大哥……”说到这里,郑丽琬顿了一顿,接着说道:“除夕那天下午,家家户户都会祭祖。可是你大哥没有回来,国公大人没也有回来。”

        “除夕祭祖是一家一族的头等大事,一般来说,柴家理应是国公大人主祭,嫡长子陪祭,郎君只能在一边看着。国公大人就在终南山下的大营,按道理说,他完全可以回来祭祖,之后再加军营也完全可以,但是他就是不回。你大哥柴哲威虽有军职在身,可眼下大唐无战事,他又是皇亲,就职之地又不远,他回长安过年根本不会存在阻碍,可是他依旧是没有回来。”

        历朝历代各家各派思想学说层出不穷,各有利弊,除了佛门这个外来物种,土生土长的教派之中,无论是哪家文化那家学说,都离不开重孝!

        柴绍、柴哲威的作为,称得上是不孝之极。

        柴令武是来自后世的没爹没娘的孤儿、杀手,从没有享受到父爱、母爱。他一直以为柴绍在物质上全力支持是对他能力的信任,也是父爱,至于祭祖什么的,就更加不知道了。

        但是郑丽琬是自幼就受到礼法熏陶的五姓女,对于忠孝仁义礼信自然熟悉之极。

        作为一个旁观者,她早已察觉到柴家父子间的怪异关系,只不过,这种事情最最吃力不讨好,一旦说了,很可能给人一个挑拨父子、兄弟关系的刻薄形象。若非柴令武再三提及,她只能将这种疑惑放在心底。

        柴令武摸了摸下巴,突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有点不对头了。与父亲比起来,圣上、皇后反倒像是我父母一般。难道说,我是圣上的私生子?”

        “怎么可能嘛?”郑丽琬大汗,她没有想到柴令武会有这种想法,相处越久,也越知道自己这位了不起的郎君在礼仪方面容易犯傻,也不去计较他这荒谬绝伦的奇葩想法。

        柴令武道:“说说你的理由?”

        郑丽琬苦笑道:“圣上将长乐公主许配给郎君,就是最好的理由。”

        柴令武略显尴尬:“这倒是!”

        郑丽琬道:“郎君与婆婆神似,又与国公大人相像,自然是他们的儿子。同为国公大人的儿子,杨姑姑她们却只字未提到大公子,所以大公子很可能不是婆婆的儿子。”

        “当年天下大乱,国公大人与婆婆分居两地,不知彼此生死,为了柴家香火得以传承,国公大人很可能是跟别人生了大公子。杨姑姑她们忠诚崇敬婆婆,自然会替婆婆打抱不平!而婆婆英年早逝,嫡长子的位子又给了大公子,她们这才迁怒到国公大人。”

        “这……”柴令武感觉震惊无比。

        郑丽琬接道:“杨姑姑她们性情刚烈耿直,既然对国公大人怀恨在心,郎君又没有得到嫡长位置,自然希望郎君自立门户。除此以外,我实在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柴令武问道:“那父亲干嘛对我不闻不问?”

        郑丽琬道:“国公大人有愧于心,而郎君与婆婆极度相像,很可能是害怕看到你……”

        “你说的不无可能。”柴令武想起有关柴绍‘弃妻逃跑’的黑历史,便认同了郑丽琬的分析。想了想,又说道:“不管怎样,长辈的恩怨都与咱们无关!府邸已经修葺完毕,咱们搬去居住就是了。”

        见他言笑自若,语气中却不免有萧零之意,郑丽琬伏在他肩上哭泣起来,道:“郎君,一定是婉儿猜错了。”

        “我的傻丫头!对错都不打紧!”柴令武揽住她丰腴浑圆的肩膀,笑道:“我作为柴家次子,在继承方面处于先天上的劣势。事实上,我对于嫡长子、继承权根本就不在意!官职、爵位只有去取才有意思。否则,人生太过平淡无趣了一些。”

        “我十三岁就拿了一个正四品官职,我不认为自己拿不到一个国公!”柴令武心念开国功臣们的功绩,备受鼓舞,豪情万丈的高喝道:“前人存在的意义,不仅仅只是瞻仰,而是超越。唯有不断的超越。才能不断的进步,走向辉煌!”他的喝声中充满了自信。

        郑丽琬也受到那种惟我独尊、睥睨天下的霸气感染,神采飞扬道:“郎君所言极是,若连前人都无法超越,岂不是证明我们越活越回去了吗?郎君有如此雄心,婉儿自当要全力辅助。”

        柴令武笑道:“成亲之日,便是我们离开谯国公之日,既然尽早都要搬,倒不如早些出去适应独立的日子。将军不是一天练成的,一家之主也需要时间去成长。现在有父亲在一边看着,就算出错也不打紧。所以,早搬的话,对于我们的成长反而大有裨益。”

        既然大家都不愉快,又何必要闹得不可收场的时候才走呢?

        与其尴尬相处,倒不如早早的自立门户。

        在谯国公府,很多事情都无法展开,毕竟,这只是柴令武的寓居之所,他没有主导的资格。搬到未来的府邸,一切都可以按照自己之所想去运作,甚至还可以未雨绸缪布局一些应对未来之事。

        郑丽琬心动道:“郎君言之有理,只是国公大人会同意吗?”

        柴令武笑道:“只要我的皇帝舅舅同意就行了。”

  https://www.read8.org/novel/53/53705/206526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