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宿主 > 第一百零七节 跟我走

第一百零七节 跟我走

        鹿庆东从未没想过要进攻赤蹄城。



        区区六千鹿族军队就想进攻牛族坚城,无异于痴人说梦。



        直接进攻磐石寨是愚蠢的选择。鹿庆东太清楚鹿族士兵的德行,如果磐石寨首战不利,损兵折将,自己这边立刻会士气大降。到时候远距离迂回的策略根本无法实施,军队也会出现大量逃兵。



        事实证明自己是对的。虽然在钻山绕林走了那么多远路,可数千名鹿族军队突然出现在永利寨的时候,寨子里所有牛族人都惊呆了。六千对一百,就跟石头砸鸡蛋一样轻松。



        外面到处都是女人的尖叫与哀求,鹿庆东却充耳不闻。烧杀抢掠,侮辱妇女,这同样是提升士气的必要手段。何况对方是牛族,是灭杀蒙香寨的仇敌。



        “老二,把命令传下去。”永利寨头领的头骨被切开,看着整齐的骨质部切割边缘,鹿庆东很满意。他伸手从中挖出死者大脑,边做边说:“让他们统计寨子里的粮食,杀光老人和孩子,剔除骨头只要肉,带上所有的女人,我们明天一早出发,直取甘泉寨。”



        正看着女人烤肉的鹿庆南一愣,随即倒吸一口冷气:“这么快?还是在这儿多待一天吧!让下面的人高兴高兴,咱们在林子里走了那么久,大伙儿都……”



        “多一天都不行。”鹿庆东轮廓分明的脸上浮起强硬表情:“这里是牛族人的地方,不是我们的牡鹿城。告诉下面的人,所有战利品上缴五成,剩下的全归他们自己分配。不服从命令的人,格杀勿论。”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道:“命令就由你来发。毕竟……你才是正将。”



        ……



        天浩带着几名侍卫走进漳浦寨的时候,寨子头领建平丝毫没有主动出来迎接的意思。他坐在屋子里,眼睛里全是冷漠与傲慢。



        “真是难得,阿浩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儿做客?”他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不是很好,火塘对面的客位上没有奉茶,甚至没有摆放专供贵客使用的兽皮坐垫。



        “我没时间跟你说这些。”刚进门,天浩就直截了当地说:“我是来救你的。”



        “你说什么?”身材魁梧的建平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他觉得很意外,对方应答完全背离了自己之前的猜想。建平觉得磐石寨年轻头领这次过来应该是有事需要求助自己。人口、粮食,或者别的。



        “鹿族人打过来了。”天浩尽量言简意赅:“我收到消息,他们已经攻下永利寨,正朝着这个方向进攻。”



        “这不可能!”回过神来的建平本能对方在撒谎。他气呼呼地瞪着天浩:“永利寨离我这儿比磐石寨近多了。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



        “你平时不与他们联络,当然是什么也不知道。”天浩发出冷淡的嘲讽:“别说我不帮你,我可是在救你的命。”



        “够了!”恼羞成怒的建平“嗖”地一下站起来,胡须随着脸上肌肉一起颤抖,抬手指着远处的寨门方向:“出去!滚!漳浦寨不欢迎你!”



        “你自己想也就罢了。可是他们怎么办?”天浩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建平的动作,侧过身,指了一下敞开的房门外面:“漳浦寨上上下下五百多牛族兄弟,难道你想让他们为你陪葬?”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建平被他说得一阵火大,不由得怒从心起:“哪儿有什么见鬼的鹿族人?再说了,磐石寨旁边就是鹿族的左所寨,你前面还有青龙寨挡着。就算鹿族人真打过来,有麻烦的也是良栋和你,跟老子有屁的关系?”



        “良栋已经死了,大王下令,青龙寨所有人并入磐石寨,由我统一节制。”没有争论,天浩放缓语速,充满了不可置疑的威严。



        “这不可能!”建平想也不想就重复了一遍刚说过的话,心里却同时生出说不出的惊异。



        磐石寨这位年轻头领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这是建平很难对他产生认同感,也很难喜欢的原因。



        雄奎同样惹人讨厌,可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认识了很多年的老人。彼此面子上很熟,来往也多,不像磐石寨刚蹿起来的小年轻,让同为头领的建平觉得很不舒服。



        但是天浩提到了大王。



        他胆子再大,也不会扯着虎皮冒用大王的名义吧?



        何况话里还说到良栋……良栋死了?青龙寨与磐石寨合并?这段时间春耕忙碌,各个寨子平时也很少走动,难道这事儿是真的?



        天浩深深地看了一眼神情明显变得犹豫的建平,突然下令:“抓住他!”



        几名特别挑选,训练有素的近卫立刻一拥而上,按翻建平身边猝不及防的护卫,两个人死死卡住他的肩膀,以熟练地动作将他用绳索捆紧。



        “混蛋,你想干什么?”



        “我……我就知道是你杀了雄奎,你现在也要用同样的方法对付我,谋夺漳浦寨?”



        “你走不掉的!这里到处都是我的人!”



        又惊又怒的建平一个劲儿地破口大骂,他拼命挣扎,只是绳索捆得太紧,怎么也挣不开。



        房间里的混乱传到外面,附近的人纷纷围过来,想要看个究竟。



        天浩索性一脚踢开房门,一把抓住正在大声叫骂的建平,大踏步走了出去。



        他立刻感觉到来自所有方向的敌意。



        “那家伙是谁,他抓了咱们的头领。”



        “砍死他!立刻把我们头领放了!”



        “好像是磐石寨的人……先等等,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近卫把刀子架在建平肩膀上,看到这一幕,附近几个想要冲过来的男人纷纷停下动作,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



        天浩从一名近卫手里接过铁皮话筒,面对木屋前越聚越多的人,发出足够所有人听见的洪亮声音。



        “章浦寨的兄弟们,我是磐石寨的头领天浩。我今天来只为了一件事:鹿族人打过来了,他们已经灭掉了永利寨,说不定还灭掉了甘泉寨。情况紧急,暂时还没有更多的消息。你们现在立刻各回各家收拾东西,跟着我往南走。”



        “放你妈的屁!”肩膀上那口刀对建平没能产生威胁,他冲着天浩啐了一口,连声怒道:“你就是想要谋夺我的寨子。别信他,他在撒谎!”



        “如果我要谋夺你的寨子,你现在已经死了!”话筒扩大了天浩森冷的声音:“有这样把寨子头领公开带到所有人面前的谋夺方式吗?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我才带了几个人过来,在这种公开场合就算杀了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被愤怒与杀意笼罩的情绪逐渐平息,人们开始理智思考问题。一时间,木屋前的广场上窃窃私语,人们交头接耳,虽然心中仍有怀疑,却不像之前那样把天浩当做敌人。



        怒火缓缓从建平身体里冷却,他大口喘着粗气,却比之前理智了不少,用带有血丝的双眼盯着天浩:“……你……你说的是真的?你没骗我?”



        这时候,一名老者从台阶下方走过来,他皱紧眉头道:“年轻人,有什么话好好说。先把建平放了,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



        他随即补充了一句:“我是漳浦寨的祭司,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现在我们没时间慢慢谈。”天浩想也不想便拒绝了对方。他加重了语气和音量:“鹿族人已经在路上,他们的速度很快,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不想死的话,就跟着我一起走。”



        他转身看了一眼建平,吩咐旁边的近卫:“把绳子解开。”



        冰冷凶狠,如刀子般锐利的目光死死盯着建平:“现在下令让你的人集合,一小时候出发。带不走的东西全部烧掉,一颗粮食也不能留给鹿族人。”



        事情到了现在,建平对天浩的话已经信了大半。如果要谋夺章浦寨,也绝对没有如此愚蠢的做法。何况以天浩刚才话里的意思,他几乎不可能从漳浦寨得到任何好处。



        都烧了,还有个屁啊!



        台阶下的祭司脸上全是震惊,但他反应很快,立刻转身对附近的寨民发出急促喊叫:“看来事情是真的。把车子套上,老人和孩子现在就走,能带的都带上。快……一定要快!”



        章浦寨顿时乱作一团。



        建平耸动肩膀,摘下捆绑自己的绳索。他用极其复杂的眼光注视天浩:“你怎么知道鹿族人从东边打过来?那个……大王真的下令让青龙寨与磐石寨合并?”



        天浩平静地看着建平,缓缓脱下上衣。



        这动作让建平迷惑不解,可随着天浩袒露上身,脱去最后一条衣袖的时候,他眼眸深处的疑惑仿佛黑暗在烈阳照射下瞬间退散,只留下深深的畏惧,说不出的惶恐,张口结舌的呆滞。



        年轻头领的左臂上有一排烙印。



        十人首、百人首、五百人首……在这些烙印的最下方,顺序排列着清晰无比的千人首记号。



        ……



        短短几天时间,磐石寨涌入了大量的外来者。



        庆元寨、漳浦寨、平林寨三个寨子的人都在这里集中。



        庆元寨头领益丰不像建平那么固执。天狂三言两语就把他说动,答应带领所有的人撤往磐石寨。



        从上一任头领孚松在位的时候,平林寨与磐石寨的关系就不错。老祭司巫行带着天峰一起出马,说动了平林寨头领广胜。



        章浦寨距离最远,行动速度却不慢。天浩与建平带着五百多人进入寨子的时候,老祭司刚把平林寨的人安顿下来。



        三位寨子头领都在第一时间派出斥候,沿着东面方向打探消息。



        天浩没有撒谎,鹿族人的确杀了进来。



        永利寨被灭。



        甘泉寨被灭。



        方陵寨也被灭了……



        所有头领和祭司聚在议事厅里,凝神关注在木桌上摊开的兽皮地图。



        “鹿族人这次的行动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蒙香寨报仇。”天浩指着地图侃侃而谈。



        性子暴躁的建平当场骂了起来:“都是良栋那个混蛋惹的祸,要不是他已经死了,老子一定多砍他几刀。”



        天浩平静地注视着他:“这种话咱们几个关起门来说说也就过去了,在外面可不能这样。建平大哥,别发那么大火,良栋再有诸多不是,他也是奉了大王的命令。这件事就此打住,谁也不要再提。”



        建平讪讪地随口答应了几句,旁边的庆元寨头领益丰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低声道:“阿浩是为了你好,你可别不识好歹。良栋都死了,还提他做什么?何况现在阿浩是千人首,多听听他的,没坏处。”



        “我知道……我明白……”建平连连点头:“我就是随口一说。这次的事情要不是阿浩,漳浦寨就真的完了。”



        他脸上全是真诚:“谢谢你,阿浩……等这次的事情结束,干掉那些该死的鹿族杂种,我请你喝酒。”



        天浩略一点头,立刻转换话题:“现在不谈这些。今天把诸位请来,是商量着看看应该怎么做才能解决目前的问题。”



        漳浦、平林、庆元三寨头领当中,平林寨头领广胜最年轻。他三十来岁,瘦高的身材看上去很有精神:“阿浩,我们是不是应该派人向雷角城和赤蹄城求援?”



        “来不及了。”天浩的声音沉稳,有种令人心情平和的特殊魔力:“正常情况下,赤蹄城一来一去至少需要两个星期,雷角城就更远。出兵很麻烦,就算赤蹄城的牛铜城主愿意帮助咱们,也需要时间集结军队,还得在两周时间基础上增加一至两天。”



        “那该怎么办?”建平觉得身体微微有些发抖:“鹿族有整整六千人,都是战士。咱们这边实力最强就是阿浩你的磐石寨,三千人。其次是广胜的平林寨,八百人。接下来是老丰的庆元寨,七百。我的章浦寨最少,才五百人……这一仗,能赢吗?”



        益丰冷静地说:“你只算了总人数,老人、孩子和一部分女人不能算进去。这样一来,数量更少。”



  https://www.read8.org/novel/54/54812/222255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