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宿主 > 第一百二五节 吝啬鬼

第一百二五节 吝啬鬼

        “阿莉他爹是个混子,这哪儿是嫁女儿?分明是把阿莉卖掉。”



        “那么多的彩礼,足够几十户人家吃上好几年。阿莉是个寡妇又怎么样?只要男人喜欢就没问题。二嫁?没事儿的,那是我们磐石寨头领的大哥,人家照样风风光光嫁过去。”



        “阿莉真有福气,那么好的男人,还能出得起那么多彩礼,这要换了是别人还真不行。”



        平林寨的人来了。



        漳浦寨的人来了。



        庆元寨的人也来了。



        场面很大,贺喜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天浩早在一个多月前就把消息放了出去,广胜和建平现在以他为尊,婚庆方面自然是给足了面子。



        人多,嘴就杂。



        一群在体能与战斗方面不会造成威胁老太婆很容易接近别人。嘈杂的议论在不知不觉中转换着话题,很快从“彩礼”变成了“嫁妆”。



        “人家迎娶阿莉给了那么多的彩礼,有禄给女儿的嫁妆一定很多吧?”



        “就是,就算没有彩礼的大部分,至少也得有一半才说得过去。”



        “阿莉是个有福气的。还没过门就被男人疼,他爹有禄看上去也是个好的,我估计这嫁妆的分量可不会少,肯定跟男方送过来的彩礼差不多。”



        所有这些议论统统都是出自山源寨以外的人之口。很乱,人很多,根本无法分清究竟是谁先带歪了话题。但这种议论并无恶意,纯粹就是对这桩婚事发表意见。山源寨的位置相对封闭,平时走动的人不多,寨子里很少有像今天这么热闹的时候,何况结婚是喜事,谁也不会存心给谁难堪下不了台……所以没有插话,知晓内情的山源寨村民不约而同保持了沉默,用复杂的眼光和心态关注着事情发展。



        其中,也有几分隐隐的期待。



        阿莉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从天峰走进来迎亲的时候,她就一直跟在这个男人身边,一秒钟也没有分开过。她生怕这是个梦,必须时刻与天峰在一起才不会醒来。否则现实就是卖火柴的小女孩,火光一灭,世界永远陷入无穷无尽的黑暗深渊。



        该说的说了,该做的也做了。天浩看看差不多,微笑着挥了挥手,让迎亲的队伍改变方向,回家。



        刚走出阿莉家的大门,只见旭坤急匆匆从对面跑来,凑集天浩耳边嘀咕了几句,他瞬间脸色骤变。



        “大家先等等。”



        天浩神色一片阴沉,转过身,大步走到阿莉的父亲有禄面前,嗓音洪亮,足够让在场所有人听见:“你为什么不给阿莉嫁妆?”



        这话问得很直接,现场所有人不约而同闭上嘴,一片沉默。无数双眼睛从不同方向看着有禄,讥讽、嘲笑、怜悯、冷漠、幸灾乐祸……



        “我怎么没给嫁妆?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有禄像是被重重一脚踩住尾巴的猫,不顾一切尖叫起来。他小跑着冲到阿莉面前,一把扯下她背在肩上的包袱,当着所有人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兽皮袄子,献宝似地在空中高举,用力扬了扬:“喏,看到没有,谁说的我没给她嫁妆?这是什么?”



        皮袄颜色很杂,黑灰与白色相间,看得出来是用好几张兔皮拼凑缝合而成。



        天浩睁大双眼,显然被这件皮袄的出现震慑住。他张开嘴,不自觉地吞了一下喉咙,表情和话语节奏都有些迟疑:“……这个……你说这个就是给阿莉的嫁妆?”



        “是啊!”有禄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只有这个?”天浩再次加重语气:“只有这一件皮袄?”



        “是啊!”有禄的思维明显异于常人,脸上全是诚实,毫无遮掩。



        山源寨头领光寿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不由得低下头,带着几分羞惭与好笑,慢慢用手捂住了脸。



        周围迅速传来低沉密集的“嗡嗡”声,就像成群结队的马蜂在空中飞舞。



        那是无数人在低声议论。



        音量越来越大。很快,人们不再遮掩,各种议论也变得足以让旁人听得清清楚楚。



        “阿莉他爹怕是穷疯了吧!女儿出嫁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只给一件破皮袄做嫁妆?”



        “你不知道,有禄从来就是这个脾气。以前阿莉嫁人的时候,他爹也是找男方要了一大堆东西,嫁妆随便用几斤肉干就打发了。他平时在寨子里就喜欢占便宜,我们都知道他是个贪的,可是没想到他这么贪。”



        “要我说,这就太过分了。人家磐石寨送来那么多彩礼,有禄家里都放不下。阿莉是他亲生女儿啊!他自己心狠也就罢了,可他多少得给男方点儿面子,这样搞……他就不怕以后人家来找他的麻烦?”



        笑意从天浩脸上彻底消失,他站在原地没有挪动,目光彻底变得冰冷。



        “今天是我大哥成亲……你给我说说,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抬起手,指着有禄的额头,仿佛指尖就是匕首,足以将对面那颗丑陋的头颅活活刺穿。



        有禄知道这件事情自己做的不地道,他心里有些发慌,却也有着足够的底气。往旁边移了半步,他避开天浩的指尖,扯着嗓子很不高兴地叫道:“都说了那是我女儿,给多少东西得我愿意。一件皮袄怎么了?不想要就拿回来。”



        “你觉得我很好欺负吗?”天浩的胸口在不断起伏,猛然从肺部呼出的空气带动着强化声带发成炸雷般的咆哮:“你找我要了那么多东西……彩礼……规矩很重要,既然我遵守,并且做在前面,为什么到了你这儿就要打个折扣?”



        有禄有些畏惧眼前这个年轻人,他毕竟是一位寨子头领。可内心深处的贪婪彻底撵走了理智,他觉得今天是成亲的日子,对方就算火气再大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你搞清楚,给多少嫁妆是我这边说了算。”



        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



        “有禄真是不要脸。”



        “还好我爹不像他那样,否则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阿莉的陪嫁只有一件破皮袄,这实在是过分。”



        天浩此刻的神情有些诡异。他嘴角向上弯曲,却没有笑,面部坚硬冰冷的线条表明他正在做出某种决定。



        突然,他扬起手,冲着远处吼了一声:“光寿大哥!”



        直接被人喊破的感觉很糟糕,光寿很想转身逃走,他第一次对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个位置看热闹的想法感到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带着讪讪的笑,慢慢走过来。



        “今天是我大哥成亲的日子。说实话,我做梦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天浩将双臂交叉横抱在胸前,神情冷峻:“要不你给我个主意,看看这事儿该怎么解决?”



        “你这让我很为难啊!”光寿不是傻瓜,他其实从一开始就把整件事情看得清清楚楚。脸上的讪笑变成了微笑,他冲着天浩深深看了一眼,转过身,抬手拍了拍有禄的肩膀,认真地说:“你找人家要了那么多彩礼,才给这么点儿嫁妆……啧啧啧啧,有禄啊,不是我说你,阿莉可是你的女儿啊!”



        有禄原本还有几分畏惧,光寿毕竟是自己的头领。可是听他这么一说,有禄感觉光寿应该是站在自己这边,顿时有了挺起胸膛死硬到底的勇气:“那又怎么样?正因为她是我女儿,所以我说给多少就是多少。”



        光寿转过身,背对着有禄,冲着天浩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点点头,也不多话,直接向前走了两步,对着有禄发出充满极度令人畏惧的凶狠威胁。



        “行!你给我记住,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



        结婚是一件喜事,尤其天峰身份特殊,他既是磐石寨的百人首,又是天浩的兄长。



        几天好,迎亲队返回磐石寨,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庆典。



        广胜带着平林寨的人过来贺喜,还有一大堆礼物。



        建平的章浦寨虽然规模不大,却也同样送来很多东西。



        天浩下令宰了几十头鹿,渔村那边送来了最新鲜的鱼,加上今年新酿的果子酒,每人都能得到一份美味的食物。



        天峰感受着巨大的喜悦,同时也有些惴惴不安。他找到天浩:“老三,这样做会不会太过了?排场实在太大了。”



        “你是我大哥,要是连你结婚这种事情都不重视,还有什么是真正重要的?”天浩笑着宽慰道:“其实我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以后每年这个日子固定下来,成为咱们磐石寨的一个节日。当然,这次你结婚只是正好赶上,巧合而已。”



        “节日?”天峰心里稍微安定,却并不理解天浩的说法。



        “紧张忙碌了一年,总得给大伙一个休息释放的机会。”天浩认真地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粮食管够,咱们还有很多其它寨子没有的好东西。拿出一部分让大伙儿高兴高兴,来年才会有更高的干劲儿。这人啊,活着总得有个盼头。要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永远都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天峰慢慢咀嚼着这些话,真诚地向天浩说:“老三,谢谢你。”



        “咱们兄弟之间有什么好谢的?”天浩伸手搂住天峰的肩膀,语气带上一丝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感慨:“我们是兄弟,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如果连我们彼此都不能信赖,彼此之间还要勾心斗角,那就真正是毫无意义了。”



        ……



        一些不好的消息正在山源寨里悄然蔓延。



        磐石寨那边取消与咱们谈定的交易了。



        他们不要我们的矿石,拒绝供应鸡蛋、奶酪、鱼干和盐。



        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奶酪的味道非常好,山源寨的人也愿意用粮食换取鸡蛋。何况磐石寨产出的鱼干很好吃,吃腻了兽肉的人们都想要换换口味。



        议论矛头很快指向了有禄。



        越来越多的消息证明:磐石寨方面之所以突然改变态度,就是因为有禄在阿莉的嫁妆上极其贪婪,触怒了天浩。



        是啊!他可是磐石寨的头领。虽然他不能越权对身为山源寨成员的有禄实施惩罚,却可以中止两寨之间的交易,让其他人来承受这股愤怒。



        尼玛的,凭什么?



        有禄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激起了民愤。



        刚开始,情况还没有变得特别严重。平时关系不错的熟人纷纷上门劝说,让有禄赶紧给阿莉补送一份嫁妆。其实磐石寨的年轻头领不难说话,何况人家给了你那么多彩礼,拿出一半送回去也很正常。



        贪婪到极点的人,有着令人无法想象的狂妄与固执。



        有禄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义正词严:“那是我的东西,老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不缺奶酪,我也不缺鸡蛋。这些东西我都有,家里多着呢!



        笼罩着整个山源寨的愤怒很快变成了狂怒。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人们很快聚集在一起,冲进有禄的家,抢走了所有的东西。



        有禄被一群强壮的男人抓住,无数的拳头迎面而来,将他打得满脸鲜血。女人们没有制止,她们站在一旁冷笑,从阿莉这个冷酷无情父亲的遭遇联想到自己。老人们上了年纪,即便有几个想要发声制止,也不敢触怒大多数人,只能缩在一边保持沉默。



        小孩子也插了进来。他们手里捧着捡来的石块,钻进人群缝隙,对准有禄狠狠地砸。



        这是一种游戏,很大程度是看着大人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



        打够了,有禄也变得奄奄一息。



        不知道是谁先喊出“砍下有禄的头,送到磐石寨那边给他们看看”的话。



        必须承认,这是一个好主意。



        说不定这样做就能消除磐石寨年轻头领的愤怒,重新开启两寨之间的交易。



        一把锋利的钢斧,一个足够强壮的男人,这就够了。



        光寿仍然站在远处,看着密集人群里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好,看着一个赤裸上身的精壮汉子将有禄的脑袋高高举起。



        他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阿浩……真的很聪明啊!”



  https://www.read8.org/novel/54/54812/224149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