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宿主 > 第一百七五节 生儿子的秘方

第一百七五节 生儿子的秘方

        每次吃喝玩乐都负责买单的大金主如此悲伤,其他人当然坐不住。他们纷纷围过来嘘寒问暖,祖木也趁机挤出几滴泪水,眼泪汪汪诉说自己的人生痛苦:老天爷不长眼,那么多的女人跟过我,就是没给我生下一个儿子,女儿却如同夏天的蚊子多到令人恶心。我这辈子没别的愿望,就想有个儿子,跪在面前叫我一声“爹”……就算是死,我也知足了。



        大哥是不是那些女人有问题?



        大哥是不是你办事的角度有问题?



        大哥是不是你选择的时间有问题?



        大哥是不是你自己身体有问题?



        这种时候这样问绝对不是骂人,而是满怀温暖的关心。大家伙七嘴八舌说了一堆,各种方法都有:求神拜佛,多吃肉长得壮,每天睡前顺着窗前左三圈右三圈转几转,在床前放一个公猪脑袋镇一镇……



        做事情需要助手。



        一个人在明处主持,另外一个躲在暗处帮忙,这是祖木上次计划失败,回到磐石城请罪,天浩教给他的办法。



        在诸多乱麻麻帮着祖木分忧,帮助他寻求未来儿子可行性的提议中,有人在旁边弱弱地插了句嘴:“我听说,弄点儿公马的那玩意儿,趁着新鲜让女人喝了,生出儿子的可能性很大,比求拜神灵管用多了。”



        这种事情对马夫来说很简单,而且又是在这种场合提出,免费吃喝玩乐那么久,不帮帮朋友也实在说不过去。再说这没有触犯条令,只是一包公马的静1液……本着对朋友负责,对自己今后纸醉金迷且免费的生活负责,他们拍着胸口答应:某年某月某日,我会帮你搞到一包公马的新鲜玩意儿。



        自然繁殖的法子走不通,天浩只能尝试对母马进行人工授精。



        静1液在自然状态下存活时间很短,祖木提前准备了几十个马的尿泡,以最快的速度运回来,用麻药灌翻母马,尽管这种人工方式强硬又野蛮,但谁也不可否认:的确有一定的成功几率。



        整个晚上都在忙碌,总共三十五匹母马被灌了个遍。它们对此肯定是抗拒又反感,遗憾的是,没有在漫长的岁月里进化成人类,就无法选择,只能承受。



        看着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马群,无限满足的祖木从侍者手中接过湿毛巾,带着说不出的快乐,慢慢擦拭着双手。他的手其实一点儿也不脏,只是油腻腻的很不舒服。用作润滑的动物油脂从木质大号注射器里溢出,不可避免沾在手上,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浓烈的腥味。



        “感觉就像一场梦啊!”祖木舔了舔肥厚的嘴唇,发出诗人般的感慨。



        他曾经设想过很多种从虎族盗取公马的方法,残酷的现实一一击碎了所有计划。祖木不想杀人,尊敬的城主不止一次说过:一个成功的间谍从不沾染鲜血。可是任务摆在面前,必须完成,很逗时候,祖木很难说服自己不使用暴力。



        做一个优雅的有钱人,成为一名北方蛮族历史上最伟大的间谍。这是祖木长久以来的梦想。接连碰壁的事实让他明白很多事情无法按照逻辑进行,固定的常识也没有用。然而现实就是如此奇妙,就在祖木觉得无计可施,信心丧尽的时候,天浩居然想出了如此诡异的办法。



        “赶快把它们弄醒,别让这些牲口睡太久,天一亮就出城,一路上不要停留,直接送往磐石城。”



        他认真叮嘱手下的人按规矩来。其实事情到了这一步,后面的流程已经用不着担心。这些母马丝毫看不出怀孕的迹象,哪怕再有经验的马夫也不可能看出它们肚子里另有乾坤。



        至于那些花费重金获取的公马“种子”,祖木玩了个障眼法,到手的时候,他用满满一大包预先调配好的粘稠液体趁着马夫朋友不注意,迅速更换。那些浓汁被精心处理,无论外观还是气味都无可挑剔。既然是花天酒地,就得有个无良土豪的模样:祖木找来六个相貌美丽,腰粗腿粗胳膊粗的漂亮女人,将满满一大包浓汁倒进六个杯子,让她们当着马夫朋友的面,一滴不剩全部喝光。



        白芝麻酱汁、水、面粉、盐、鸡蛋清、提前熬制的肉汤……这份配方看起来是如此可怕,可味道很不错,只是量大,六个女人拼尽全力全力地喝,一直撑到肚子胀鼓鼓的,尿意十足。



        马夫朋友同样提心吊胆,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他们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也的确产生过“祖木这家伙是不是故意欺骗我,他实际上是牛族间谍”之类的想法。



        所有怀疑在女人们喝光浓汁的同时彻底消失,他们得到了鼓鼓囊囊的钱袋,欢声笑语伴随着在空气中飘散的酒精,再次成为男人们伟大友谊的见证。



        这种事情可以多来几次。



        反正女人们能不能生出儿子完全是祖木一个人说了算。诡异的秘方据说很灵验,但无论任何事情都贵在坚持。让她们多喝点儿,这过程至少得持续一、两个月。



        祖木很清楚,有些办法光凭自己永远也想不出来。



        他对年轻城主超凡智慧佩服得五体投地。



        沅水城的虎族统治者并不反对马匹交易,他甚至非常愿意看到管辖下的城市商业发达,各种税金滚滚而来。



        “公开进行马匹交易,把你买到的马光明正大运回来。”这是天浩的原话,他仔细考虑过每一个细节。



        望着黑沉沉的夜幕,祖木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英雄。



        他仿佛看到遥远的牛族领地山岗上,有无数雄壮的战马在奔跑。



        老子是牛族人。



        我为我的族群感到骄傲!



        夜深了。



        祖木轻轻哼着歌。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渔夫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



        豕族领地,族群首都,獠牙城。



        这座城市到处散发出野蛮的气味。



        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很臭。



        这里看不到任何与“艺术”有关的东西。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棚屋,那是用原木与土坯堆成外墙,中间用高大木柱作为支撑,把树枝斜搭成坡状,表面糊上厚厚泥层用于防水的做法。屋内地面低于外部,必须在门槛位置挖一道排水沟,否则雨水会倒灌屋内,一片潮湿。



        “卫生习惯”这种事情对豕人来说根本不存在。他们从不觉得肮脏的环境有什么不对。当然贵族要讲究得多,他们用坚固的岩石建造房屋,内部摆设也较为整齐,尽管只是简单的收拾整理,对比普通的豕人平民,已是相当于文明时代穷鬼与亿万富翁的区别。



        巫源强迫着自己,以最优雅的姿势端坐在椅子上。



        这里是豕族国师的私宅。



        听起来很是高上大,令人心生敬畏。可是在巫源眼中,就是一个相对干净些,臭味没那么浓烈的大号垃圾堆。



        用石头砌成的墙壁上,挂着数十颗白森森的头骨。有凶悍的暴鬃熊,有狰狞的狂狼,有体量超出正常认知,也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名字的怪物,还有可怕的巨蛇与鳄鱼,尤其是后者……巫源悄悄对比了一下,发现自己整个身体躺进巨鳄满是尖牙的嘴里还略显有余。



        当然,也少不了豕人的头骨。



        看着对面墙上那一个个空洞的黑色眼窝,巫源想象着他们死时的模样。生者与死者的凝视太令人难忘,并非想要留下永远的纪念,而是各种恐怖狰狞的画面。



        坐在对面的巫鬃已经很老了。七十,或者八十……具体的年龄巫源也不是很清楚。岁月对每个行巫者来说都是一种秘密。他们从不轻易泄露自己的真实年龄,这是专属于巫者的传统,也是保持这一群体神秘感必不可少的手段。



        女性行巫者很多,可是像巫鬃这样成为一族国师,身份显赫的女性巫师就极其罕见。纵观北方蛮族各部落历史,女性国师寥寥无几,但她们都很伟大,在不同时期做出了令人瞩目的壮举,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在泥模板上一代又一代把名字保留下来,成为后人传说的主角,永远吟唱。



        巫鬃个子不高,只有两米五,她穿着浅蓝色的上衣,棉质面料看上去很考究,还有用白色胶泥染成的图案。炎热的夏天穿不住太多衣服,圆润的锁骨凸显在领口位置,只是表面覆盖着褐色皮肤,又干又枯,没有丝毫的韧性。



        “我已经替你向上面传过话了。”巫鬃的声音低沉且暗哑:“大王不会出兵的。”



        后半句才是重点。



        巫源感觉心脏瞬间被高吊起来。他竭力保持着礼仪,让刻板的微笑停留在脸上,说话语调虽显僵硬,吐字发音却足够清晰:“呵呵……失去了整整一个部族,豕王陛下就不想报仇吗?”



        从赤蹄城出发,避开大路,在人迹罕至的山林里穿行,因为不能骑马,足足十七天的脚程,巫源好不容易才赶到獠牙城。



        巫师之间有着天然的亲近感,超出了部族与族群的限制。与神灵沟通的人总是自成一派,何况巫源身份不低,值得巫鬃以礼相待。



        早在几个月前,钢牙部被灭的消息已经传到了獠牙城。



        巫鬃以为巫源是一个迟来的报讯者,却没想到他真正的目的是劝说豕王出兵,攻打磐石城,为死去的钢牙之王报仇。



        长达半分钟的沉默让气氛变得凝固。一个是国师,一个是族巫,这对年龄迥异的男女各怀心事。



        “阿源。”忽然,巫鬃用一种异样的语气发问:“你还没有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



        巫源第一天抵达獠牙城的时候,巫鬃就问过同样的问题,但没有得到答案。



        “我只是在尽自己的本分。”迟疑片刻,巫源的神情有些犹豫,又带着点儿严肃:“天下所有蛮族是是一家,磐石城灭杀钢牙部,大逆不道,手足相残。长此下去,必然会威胁到其它部族。如果豕王陛下坐视不管,以后……恐怕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年迈的巫鬃笑了,她那双被无数皱纹包围的眼睛里透出讥讽和精明:“这里没有外人,你我都是巫者,没必要遮遮掩掩。再说了……呵呵,这样的理由,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巫源的左半边脸露出笑容。这表情对他来说实在有些困难,可他真的笑不出来,只能将嘴角略微上扬,显得不是那么尴尬。



        “磐石城主是个不讲道义的家伙。钢牙之王勇猛善战,这次完全是被他用阴谋诡计所害。身为雷牛部族巫,我实在看不过去,所以……”



        巫鬃抬手挡住他后面未说完的话,老巫婆缓缓皱起眉头,用探询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巫源:“如果这就是你的答复,那么不说也罢。”



        她的声音里透出冷漠,巫源暗自叹了口气,他低头思考了几秒钟,重新抬起的时候,微笑洋溢在面孔的每一个角落。



        “打下磐石城可以得到绝大的好处。”他的口气充满了诱惑:“那里有很多粮食。这可不是我胡编乱造,牛天浩得到了钢牙部三万多豕族人,养活他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国师大人,您想想看,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钢牙部投降的豕族人会老老实实听他的话吗?”



        对这种说法,巫鬃其实很赞同。



        吃不饱,任何部族战俘都会造反。何况豕人天生胃口大,这对任何战争获胜者来说都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麻烦。所以在北方蛮族所有族群统治者看来,豕人俘虏在很多情况下不能算作战利品,而是一种负担。



        巫鬃的眼神很严肃,也很认真:“只是粮食,还不足以打动陛下,让他改变心意。”



        “磐石城有很多特产。”



        “城市附近有数量庞大的巨角鹿群。”



        “他们的东面就是大海,可以得到盐,还能捕获大量的鱼。”



        “苹果干和酒是最具特色的产品。”



        “……对了,还有奶酪。”



  https://www.read8.org/novel/54/54812/23062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