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宿主 > 第一百七八节 负分

第一百七八节 负分

        益丰觉得喘不过气,整个人快要窒息了。



        “饶了……我……”他努力向上翻着眼睛,在哀求声中拼命挣扎。



        天浩诡异的笑容让益丰看了毛骨悚然,他丝毫没有放松夹紧益丰脖颈的臂弯,高举右臂,如刀般的手掌狠狠朝着后颈部位猛劈下来。



        “你现在的状态完全符合我的要求。”



        听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益丰眼前一黑,陷入昏迷。



        ……



        缓缓蹲下,注视着昏迷不醒的益丰,天浩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被光线笼罩的侧脸显得尤为冷峻。



        站起来,大步绕过桌子,走到南面的墙下站住,拉开壁橱,各种工具赫然出现。



        钢钳、不同规格的刀、钢针、骨锯、大号铁钉、钢锤、锉子……应有尽有。



        得益于牛族流传千百年的精湛锻造工艺,钢丝的柔韧度非常好。天浩用钢丝拴住益丰的足踝,将两条腿牢牢捆绑在一起,还特别脱去他的鞋子,将双脚大足趾并拢,同样以钢丝固定。



        向后反背的手臂显然违逆了人体结构学,但必须承认,这种在文明时代被证明非常管用的束缚方法的确可以让被囚禁者丧失行动能力。除了手腕和大拇指,天浩还特意将益丰的双手食指拉开,再用钢丝固定,算是加了一道保险。



        北方蛮族的强悍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了确保安全,再严密的预防措施都不过分。



        照例脱掉益丰的裤子,他的皮肤表面同样长满了浓密体毛,只是没有曲齿那么多,汗味也没有那么重。



        天浩走到桌前坐下,高高挽起衣服袖口,在上次取出孢子的相同位置,如今再次鼓起一个半圆形的球。



        这是一枚新的孢子。



        天浩已经摸到一些孢子产生规律:应该是与主体大脑思维有关,比如说你想到“我要”,体内变异细胞就能感应到来自大脑的指令,从而产生一些促发孢子生长的“种源”。可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天浩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估计可能与脑垂体分泌的激素有关,在细胞与主控神经之间产生紧密联系。



        每次只能生成一枚孢子,成熟期约为一个月。第一枚孢子没有摘除以前,不会产生新的孢子。



        通过揣测判断的规则其实很模糊,准确率与正确正度还有待进一步观察。毕竟这只是天浩体内产生的第二枚孢子,他还需要更多的证据。



        手术过程与之前对曲齿做过的一模一样,就连植入孢子的部位也没有分别。



        收拾好各种器械,用干净的湿毛巾擦掉手上的血,看着仍在昏迷的益丰,天浩睫毛低垂,陷入沉思。



        曲齿是第一次实验,现在是第二次。



        之所以选择益丰,当然有着特殊目的。



        上一次,孢子与曲齿真正融合,足足花了两个星期。那段时间曲齿表现出各种不适应症状:体温升高,中枢神经与神经末梢之间反射作用不连贯,大脑指令与身体动作极不协调,无法以正常方式表达思考结果,甚至对食物概念的理解也产生了偏差,进而影响到消化。



        被植入者对外来孢子的抗拒是如此明显,最明显的直接作用导致了曲齿逻辑混乱。他那段时间只能喝粥,同时出现了一些可怕且诡异的行为。



        负责监管曲齿的卫兵发现他半夜爬起来撒尿,却用陶碗盛住尿液,想也不想就往嘴里灌。



        他对泥土产生了兴趣,吃得很开心,只是数量不多,远远达不到活活被噎死的程度。



        幸运的是,这种行为怪异的适应期时间不长,曲齿恢复得很快,这表明孢子真正与他融为一体。



        如果说曲齿是一颗在挣扎过程中彻底被黑暗吞没的无助夕阳,益丰就是在拼命想要撕裂厚重云层阻挡,想要以自身光亮在黑沉沉天空中占据一席之地的雨天太阳。



        光明并不意味着绝对正义,黑暗并不代表这颜色的持有者都是坏人。



        益丰属于一直跟天浩“对着干”的类型。



        他是个真正的麻烦集合体。



        天浩使用过各种手段:怀柔、施恩、威逼利诱、给与好处……益丰的对策也不软不硬,他表现出强硬的抗拒,同时还要吞下所有好处,属于那种既要吃你,又要骂你,你却偏偏那他无可奈何的该死混蛋。



        在法治社会的确如此,你不可能一刀捅死他。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天浩认为孢子寄生肯定有其限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成为植入目标。



        他需要摸索,需要更多的实验。



        最主要的限制条件,应该是植入目标对自己的态度,也就是主观意识。



        以曲齿为例子,如果将他对天浩的态度划定为一百分值,那么益丰的态度就是负五十分。



        正,代表好感。每二十分值为一个阶段,六十分以上即可承认接受你的权力与身份,八十分以上产生崇拜感,一百分的情况就属于狂热型追随者。



        负,代表厌恶和抗拒。参考正面分值,不难理解其中概念。



        天浩很想对雷角之王下手。



        有价值的目标实在太多了:宗光和宗具父子、牛铜、大国师、牛王陛下……孢子产生的成本几乎可以不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天浩有把握牢牢控制这个世界,让它按照自己的意志运转。



        关键在于,并非每个人都是曲齿,都能像他那样对自己有着强烈的崇拜意识。



        一个狂热的崇拜者对寄生孢子都表现出反应如此强烈的不适性,贸然对其他目标下手,完全有可能导致一系列不可控的问题产生。



        其实天浩对庆元寨的兴趣不大。只要他愿意,下令天狂带队,强悍的磐石城战团顷刻之间就能扫平那个小型村寨。如果不想使用暴力,派出老太婆翠花戴着几个女人到那里“走亲戚”,散布各种对益丰不利的言论,多多宣扬磐石城这边生活好,吃得饱,活得开心,幸福满足……用不了几天,庆元寨的人就会逃得一干二净。



        至于卖掉益丰的家人并施以酷刑,那就更是嘴上说说罢了。尽管对这个野蛮的时代没有太多代入感,天浩却不是冷酷邪恶的统治者。潜意识当中,他一直把各部落野蛮人当做同胞,这也许是来自宿主本体的残留意识,无法清除干净。



        一切都是为了激怒益丰,急剧降低天浩在他愤怒大脑里的综合评价,从竞争对手到敌人,然后是仇人,进而邪恶形象再次升级,达到魔鬼的高度。



        以这样的人作为目标,孢子会产生什么样的融合形态?



        天浩对此充满了期待。



        就这样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在沉默中注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益丰,就像艺术家用挑剔眼光欣赏自己刚完成的作品。



        外面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只有身边的亲卫才会这样做。



        “进来!”天浩随口吩咐。



        一名高大魁梧的战士推门进来,单膝跪倒在天浩面前,恭敬地说:“大人,平俊回来了,说是有重要情况要向您当面禀报。”



        ……



        与过去相比,平俊现在的变化很大。



        他刻意收敛住自己凶狠的气质,不再像从前那样瞪起眼睛看人,嘴角向下绷紧皮肤的习惯也改了,开始向上翻转,即便平时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会面带微笑。当然这可不是自娱自乐的精神病预兆,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形成习惯,易于让人产生亲近感。



        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微笑会让更多的人接受你,这个世界是善良的,谁也不喜欢邪恶,就像白天与黑夜,正因为我们喜欢前者,却又不得不面对后者,所以选择以睡眠方式应对,同时积蓄精力,在阳光灿烂的时候挥洒自由。



        平俊没看过论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他的所有伪装理论与实际运用都来自于天浩的言传身教。感激的心从未改变过,随着磐石寨变成了磐石城,平俊的忠诚就像石头一样坚硬,越发稳固。



        会客厅很宽敞,狭窄阴暗的小房间只适合见不得人的隐密勾当。天浩拿起茶壶,分别给平俊和自己面前的杯子倒满,温和地笑道:“说吧,有什么收获?”



        平俊连忙从椅子上站起,从贴身衣袋里取出一卷兽皮,双手捧着,恭恭敬敬递到天浩面前。



        这是一张鼹鼠的皮,内层油脂和外层兽毛均被刮得干干净净,表面用特殊材料处理过,摊开后的面积相当于一张文明时代的a4纸。墨水的制造方法很特别:锅底灰、泥炭粉末,再按照比例掺入稀释后的鱼骨胶……用这种墨水写成的文字能保持很长时间,不褪不掉。



        兽皮上记录的内容不多,天浩却翻来覆去看了近一个小时。



        平俊正襟危坐,保持着绝对的恭敬。



        “有意思……没想到豕族内部居然这么乱?”天浩淡淡地发出轻笑,目光始终没有从那张兽皮上移开。



        这份情报是平俊近段时间收集所得。



        从上次曲齿带兵进攻钢牙城的时候,天浩就下令情报收集工作重心转向豕族。平俊派出大量人手,从豕族首都到其余各分部,没有任何疏漏。情报分析与整理花费了一些时间,但就整体来说很值得。



        豕王病入膏肓,快不行了。



        生老病死很正常,偏偏这位大王后宫不稳:五年前外出视察领地的时候,豕王看中了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于是带回来封妃。这女人倒也肚皮争气,当年就给豕王生了一个儿子。



        豕族的分部构成很特别,与其它部落不同,所有豕族分部都是从主族内部分化产生。简单来说,豕族实行分封制,只要王子成年,就能得到相应的人口和封地。以钢牙部为例,被天浩干掉的钢牙之王铁齿,就是上一任豕王的儿子。



        包括现年五岁的幼子,现任豕王有五个儿子。除了长子沙齿拥有封地,是“狂牙部”的王,其余三个已经成年的儿子都没有受封。他们都住在獠牙城,没有豕王的同意,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



        这种情况看来很诡异,实际上,是豕王对宠妃的一种态度————按照正常的继承顺位,无论如何也排不到年仅五岁的幼子。都说人老就糊涂,这句话放在豕王身上恰如其分。他早就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雄心壮志,再加上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漂亮温柔的宠妃当然要比年老色衰的原配更令他喜欢。爱屋及乌,对幼子的态度自然超过另外四个儿子。虽然他们已经成年,在豕王心里的地位却越来越低。



        人大了,性格与思维会变得独立。在文明时代,三十岁的男人如果对父母唯唯诺诺,会被骂做“妈宝男”。但不可否认,身为父母,谁都希望孩子永远听话,永远服从于自己的意志。



        一边是整天伴随在身边,奶声奶气叫自己“阿爹”的幼子。



        一边是成年且翅膀硬了想要飞翔,平时极少见面,偶尔碰到还会扭头转向一边,对自己没有丝毫尊敬,甚至暗地里谋算王位的一群混蛋儿子,这种选择题的答案不言而喻。



        偏偏王后也是个不省心的。谁不希望丈夫对自己永远痴情?可岁月是把杀猪刀,在年轻漂亮的脸上割了一刀又一刀,眼睁睁看着丈夫每天夜里都躺在年轻妃子的床上,对自己看都懒得看一眼,任何女人都会产生怨恨,进而憎恨,最后彻底变为仇恨。



        “老杂种,你赶紧死吧!”这就是豕族王后目前的心理状态。



        从老大到老四,大家都想成为新王。



        生下幼子的宠妃紧紧抱着豕王的大腿,她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依靠,所以成天撺掇着躺在病榻上奄奄一息的豕王传下旨意,让幼子继承王位。



        类似的话说太多,豕王也觉得烦。老子还没蹬腿,你就急吼吼让你的亲生儿子赶着上位,你到底想干什么?



        总之,獠牙城现在暗流涌动,一片混乱。



        “大人,这是我们的机会。”平俊很兴奋,他谨守着礼仪,声音压得很低:“只要运作得当,至少可以吞掉小半个豕族。”



  https://www.read8.org/novel/54/54812/231150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