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宿主 > 第二百四七节 差异

第二百四七节 差异

        师勇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他,视线随即转移到那些食物上。

        “我是个勇士,而且还是城主,你应该给我一个体面的死法。”他没多想,紧紧皱起眉头,下意识地说:“在食物里下毒,这算什么?”

        从睡梦中被叫醒,摆在面前的东西虽然能吃,却无论如意也不能算是美餐。冷掉的窝头很硬,装在罐子里的炖菜经过一路摇晃早已面目全非,看上去很恶心,令人联想起一些不愉快且肮脏的东西。

        也难怪师勇会有这种想法。

        “如果我要你死,你根本没有机会跟我说这些。”天浩的语调很平静:“把它们吃掉,现在就吃。”

        他的话透出不容抗拒的威严,就连悍不畏死的师勇也忍不住打个寒噤。这样的威严与气势,他只在狮王陛下身上见过。师勇有种感觉,如果拒绝了年轻领主的要求,自己的下场会生不如死,甚至饱尝难以想象的羞辱。

        他面色阴沉,伸手拿起一个窝头,带着说不出的怒怨,低着头,狠狠咬了一大口。

        天浩紧盯着他脸上的变化:“味道怎么样?”

        “太凉了,太硬。”师勇咽下嘴里嚼烂的食物,闷声闷气地说:“这是用死面做的吧?应该加点儿面粉发酵,这样做出来才会蓬松好吃。”

        天浩无视了他的后半段话,伸手指着那罐炖菜:“还有这个,快吃吧!”

        鱼汤在低温下会冻结。师勇用勺子舀起已经一团浑浊的凝固物送进嘴里,不禁摇摇头,发出深长的叹息:“土豆炖鱼是好东西,可你为什么让人热一热再给我吃?”

        “味道怎么样?”天浩重复着之前的问题。

        “还行吧!”师勇感觉很郁闷,他抬起头,用疑惑的目光盯着天浩:“你大半夜的把我叫起来,就是为了让我吃这些?”

        “说说你的感受。”火把上摇曳的光线只能照到天浩半边侧脸,他眼睛里透出一股幽深莫测的成分:“主要是味道,跟你以前吃过的同种食物比起来,有没有什么区别?”

        听到这句话,师勇微微一怔,他下意识地咬了一口捏在手里的窝头,细细咀嚼,脸上疑惑的表情更深了:“窝头就是窝头,怎么了?”

        “你确定?”天浩呼吸节奏变得绵长,以怀疑的目光注视师勇。

        “如果你指的只是味道,那就没什么可说的。”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师勇现在可以确定天浩不是故意耍弄自己。他活动了一下嘴唇,舌头在口腔里扫清沾在牙齿表面的食物残渣:“是不是交易的时候遇到了问题,你觉得我的族人给了你一批假货?”

        天浩陷入了长达好几分钟的沉默。

        无数念头从脑海深处浮现,被他用思维之锥一个个戳破,这些虚幻的气泡并非毫无作用,它们依附在文明时代的基础上,必须与野蛮文明的现实产生撞击。身为休眠者,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此————在漫长沉睡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天浩只有一个人,他虽是将军,却并非全知全能的圣者,也不是知晓动物界和植物界所有物种进化生长规律的学者,他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对这个陌生的世界进行分析。

        良久,他缓缓张开嘴唇,吩咐守候在旁边的碎齿:“去弄点儿吃的,再来点儿酒。”

        天快亮了,忙碌了整个晚上,他感觉很饿。想要让烦躁困惑的大脑变得稳定下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进食,让大量脑细胞参与消化。

        侍卫们搬来一个小火炉,天浩用刀子把冷硬的窝头切成厚片,用金属网格架起,放在烧红的泥炭上方烘烤,空气中很快飘散开一股很香的气味。

        萝卜切成丝,与肉汤混合着煮在一起,看起来很清爽,非常鲜美。

        腌鹿肉切成厚片,随便放点儿佐料爆炒,搭配烘热的窝头,吃起来别有风味。

        师勇一口气喝下大半杯掺水的苹果酒,他用筷子夹起一块肉片送进嘴里,双眼注视着坐在对面的天浩,边嚼边问:“你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

        天浩答非所问:“说说玉米和土豆吧!我对它们很感兴趣。”

        师勇流露出傲然的笑:“这是我们狮族最大的秘密,不光是你,所有人对它们都有兴趣。”

        天浩烤好一块窝头,他用手掂着,等到烫手感逐渐消失,咬了一口,带着讽刺的语气说:“狮王陛下保密工作做得真不错。千百年来,你们狮族靠着它们兴旺发达,生养众多。”

        “这是神灵的赐予。”师勇脸上全是认真。

        “玉米和土豆的亩产量是多少?”天浩看似随口问了一句。

        “你问这个干什么?”师勇很警惕。

        “算是收集情报吧!比较一下牛族和狮族之间的生产实力。”天浩冷笑着,声音里透出一丝危险的成分:“这不是什么秘密,就算你不说,我同样可以从其他俘虏那里知道。我抓了很多你的部下,他们的嘴巴可没有你这么严。”

        师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这不能算是威胁,而是事实。

        “六百公斤左右,具体产量得看年成,丰收的时候能超过八百。玉米产量比土豆低,不过每年都能种两次。”想通了的师勇不再保持沉默,他同样发出讥讽的冷笑:“牛族永远不可能得到玉米和土豆。仅凭这一点,你们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天浩猛然一颤,手上的动作停住了,他明显变得事态,发出不可思议的沙哑声音:“才六百?这点亩产量连小麦都比不上?”

        苏醒寄生至现在,太多的事情让他消耗精力,同样还有很多事情他都是按照文明时代的标准进行判断。天浩知道玉米和土豆属于高产粮食物种,却从未了解过它们在这个时代的真正产量,仍以惯性思维觉得,事情与从前没有区别。

        文明时代亩产量动辄超过上千公斤的马铃薯,现在的产量只有六百?

        就算每年种两次,丰年产量也就是一千六百公斤左右。

        师勇对天浩的反应嗤之以鼻:“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领主的。如果单就产量来看,它们当然不如小麦。其实玉米和土豆最大的价值,在于它们对土地要求不高,就算在水少的地方也能活。”

        很简单的几句话,天浩感觉大脑深处某些被封闭的思维瞬间激活。

        无论任何时代,田地等级一直是判断粮食产出的重要依据。土壤肥力水源温度……综合看来,产出最多的地块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还有更简单的评判标准,水田与旱地,仅“灌溉”一项,前者就把后者远远甩在后面。

        不可能所有耕地都是上好的水田,河流分布并不均衡,注定了地球表面很多地方必须人为修建水渠,甚至人工手段都无法改变土壤缺水缺肥的残酷现实。

        文明时代,土豆的正常亩产量多为一千五百至两千公斤,如果采用地膜覆盖等种植方式,再加上土壤与环境等因素,亩产超过四千公斤的情况也很正常。

        玉米需肥量大,亩产量通常为八百至一千公斤。严格来说,这个数字比不上小麦和稻米,但玉米对人类的重要性并非产量,而在于它强悍的适应性。

        耐旱,对土壤成分要求极低,几乎所有山地都能栽种。

        博纳尔说:玉米和土豆的味道很怪,吃起来有些苦。

        师勇说:玉米和土豆的产量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

        天浩在沉默中得出结论:这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两种农作物,至少生长在北方蛮族土地上,被狮族当做宝贝大面积耕种的土豆和马铃薯,它们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师勇大口嚼着窝窝头,非常用力,腮帮两边的咬肌拽动着面部皮肤包括头颅两侧肌肉不断伸张。深黑色的眼睛里透出高傲和鄙视,那是专属于胜利者的目光,仿佛居高临下俯视着在脚下盲目爬行的蚂蚁。

        “你永远不可能从我这里得到玉米和土豆。”嘴里塞满了食物,他发出含糊不清的笑:“我很欣赏你,如果在同一个族群,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甚至是异性兄弟……很遗憾,我永远不可能背叛狮王陛下。”

        天浩手里拿着半块没吃完的窝头,他忽然没了食欲,低头注视着自己在窝头表面留下的清晰咬痕,淡淡地说:“你是个聪明人,有能力,有头脑,如果可以的话,还是留下来吧!”

        师勇是个很不错的管理者,一个合格的官员,天浩一直想招降他。

        端起碗,喝了一口温热的汤,感受着食物顺着喉管滑入体内的微妙触动,师勇抬起头,用复杂的目光注视天浩,良久,缓缓地说:“还是换个别的话题吧!”

        天浩的声音非常平静:“那么只剩下两个选择,杀了你,或者放了你。”

        师勇咧开嘴笑了:“我猜你一定会选择前者。”

        天浩低下头,静静地看着自己双手,从这个角度师勇无法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我打算放了你。”他的声音很低,却很清晰。

        师勇陷入了长达半分钟的沉默,他没有露出相信或不信的神情,显得异常冷静,眼睛盯着对面,舌头在口腔里转了一下:“这是几个月来我听过最好的消息。”

        天浩抬起头,英俊的脸上浮起一丝笑:“你说得对,我们会成为朋友。这是个残酷的世界,朋友之间不该刀斧相向,何况你还是目前为止我见过最好的狮族人。”

        师勇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左手指尖微微发颤,这是习惯性动作。

        凭着这段时间与年轻领主的接触,他可以确定天浩没有撒谎。巨大喜悦和难以言喻的心情充斥着大脑,就像被神灵眷顾,紧接着就是强烈的激动贯穿全身。

        “碎金城永远不会与你为敌。”师勇发下庄重的誓言:“包括我的后人,永远如此。”

        天浩的笑容有些冷,透出深深的无奈:“先别忙着道谢,你手下的士兵可没有你这么幸运,他们是我的战利品。”

        “可以用粮食交换吗?”师勇不打算就此放弃:“只要不涉及玉米和土豆的种子,我可以满足你提出的任何要求。你得明白,他们的家人都在碎金城。”

        “你显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天浩眼眸深处有闪亮的光:“把他们的家人送过来,这是我答应释放你的条件之一。”

        惊讶的表情在师勇脸上定格,他张大嘴,目光呆滞:“……我……我以为……”

        天浩把没吃完的窝头放回盘子,站起来,搓了一下沾在手上的碎屑,平静地说:“这顿饭算是我给你饯行。收拾一下,等会有人送你出去。”

        变故来得如此迅速,意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直到天浩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师勇仍然觉得脑子晕乎乎的,很多话没能说出来,很多问题没有找到答案。

        ……

        离开监狱,天浩直接去了位于城内的办公室。

        推开房门,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平俊连忙从椅子上站起,对年轻领主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天浩反手将门关上,随意对平俊点了下头,宁心静气以敏锐的感知能力搜索四周,确定没有异常,这才缓步走到对面的椅子坐下:“说吧,有什么发现?”

        情报部一直在追查凶牛之王牛凌啸身边那位神秘的黑衣人。

        天浩确定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强化过的眼睛不会欺骗自己,脑海里留下深刻印象只是暂时无法与目标重叠,却对此有着极其深刻的记忆。

        “那个人是巫源,我们雷牛族的族巫。”平俊的声音有些刻板,语速低缓。

        天浩眯起双眼,黑色瞳孔变得无比幽深。

        强烈的熟悉感与记忆中的影像重叠,迷雾般的黑衣如粉尘被狂风吹散,露出清晰的五官。

        平俊在幽闭房间里继续未完的报告。

        “我们一直按照大人您的要求对巫源进行监视。他很狡猾,也许是察觉了什么,在赤蹄城的时候就脱离了我们的监控。”

  https://www.read8.org/novel/54/54812/241620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