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宿主 > 第二百六四节 悍不畏死

第二百六四节 悍不畏死

        位于队伍中段的蛮族步兵统领爆发出狂吼,身边的士兵仿佛受到感染,以扩大声源的方式对这道命令进行扩散,很快变成波及整个步兵阵列,山呼海啸般的战吼。

        步兵统领经验丰富,最后的冲刺距离约为两百米。这样做能确保有足够的惯性力量撞开长戟兵前排防御,己方士兵也能保有足够的体能。

        双手持盾的野蛮人如滚动的岩石向前猛冲。

        “开火!”

        白人将领下令射击。

        顿时,整个方阵上空硝烟弥漫,从无数火绳枪口喷射火光,腾起浓密的白烟。这是粗制火药燃烧的特点,过于浓密的烟雾会遮挡视线,除非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否则很难在这种情况下对目标进行连续射击。

        圆形铅弹在强大推动力作用下脱膛而出的时候,第一排白人火枪兵按照平时训练的动作有序后退,第二排迈步向上,端平火枪,朝着烟雾弥漫的正前方扣动扳机。

        这种时候不需要瞄准,也根本不可能瞄准。对比传统的冷兵器,火绳枪的优势不言而喻,弱点也同样明显,缓慢的射击频率很容易让步兵贴近攻击。这个时代的白人也许不知道什么叫做“三段击”,但他们将同样的阵列射击做到了极致————五排火枪兵前后交替,射击间隔约为五秒,配合前排严阵以待的长戟兵,整个阵列俨然变成一只拥有坚固甲壳的变异刺猬。

        子弹如暴风骤雨打在盾牌上,发出冰雹般“噼里啪啦”的炸响。与文明时代冷兵器战争时期相比,整体长度超过三米的重型塔盾外表已经发生了变化,它不再是一块平直的钢板,而是从中部开始弯曲,形成一个向前凸起的钝角。

        天浩第一次看到这种款式的塔盾,不由得暗自发出赞叹。

        这是真正的倾斜装甲。在水平射击面上,厚度五十毫米的钢板倾斜对敌,防御力会随着倾角变化而增加,同时还能产生反弹效应,受力量与角度等因素影响,箭矢和子弹有很大几率从这种盾牌表面滑开,如果想要穿透,就需要口径更粗,威力更大的重型步枪。

        火枪射击是如此密集,尽管大部分铅弹被盾牌挡住,仍有零星子弹穿过塔盾之间的缝隙,命中狂奔的蛮族战士。他们惨叫着向后仰倒,其余的人根本不管同伴生死,要么跨过,要么直接踩踏,真正的目标就在前方。

        “杀进去!”步兵统领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狂吼。

        仿佛从深海之中随着飓风推动而来的滔天海啸,高大沉重的塔盾狠狠装上长戟,爆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金属摩擦。嘶吼、尖叫、怒骂……随即是乱七八糟的武器碰撞,厚达五层的长戟兵阵列被撕开十几处破口,尽管白人士兵对蛮族力量有着清晰认识,可他们还是被野兽般凶猛突进的重盾手所震撼。

        这些可怕的巨人无畏生死,他们就像一群没有脑子的白痴,双手托着盾牌狂冲勇进,如功率强大的蒸汽压路机,强行冲开锐利的枪尖,在无数惊叫与鲜血中硬生生碾出一条路。

        盾牌就是他们的武器,双手紧握,在失去冲击的惯性力量后就这抡起左右挥舞,白人士兵在这种野蛮力量面前跟积木没什么区别,那场面触目惊心,就像一个坏脾气的孩子,用最不讲道理的方式狠狠蹂躏矮小的玩具兵。

        长刀手配合默契,在重盾兵身后迅速拓宽通道。锋利的刀刃从空中狠劈直下,轻而易举破开白人长戟手的铠甲,身高加上力量在肉搏战具有绝对优势,看似厚重的枪阵顷刻之间失去了防御能力。

        “我们赢了!”看到这一幕,站在天浩身边的统领神情激动,用力握紧拳头,发出大声欢笑。

        长时间驻扎在锁龙关的蛮族军人很熟悉这种场景。白人枪阵一破,整个战局就再无悬念,火枪兵没有肉搏能力,尽管他们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能把射击时间缩短至二十秒,却无法挡住如狼似虎的蛮族步兵。剩下的问题,只是能在此战中砍下多少颗白皮人头,带回多少战利品?

        廖秋以前来过锁龙关,亲眼目睹过类似的战况。他笑着伸手拍了一下天浩的肩膀,很是兴奋:“白人鬼子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又赢了。”

        天浩神情凝重,他缓缓摇头:“你们高兴得太早了……还没有……”

        廖秋意外地看着他:“为什么?”

        “白人的阵列没有崩溃。”天浩指着远处惨烈混乱的战场:“一般情况下,防御阵列被突破到这种程度,根本不可能维持。士气这种东西必须以勇气来维持,但不可能每个人都是勇士。那些白皮鬼子没人后退,无论长戟手还是火枪手都在拼命反击。看那儿,他们拔出了短剑……实在太奇怪了,这不正常。”

        廖秋和统领听懂了他的意思。

        战死者会让活着的人感到恐惧,哪怕是性格再坚强的人也会在失败和死亡面前被磨去锋锐,失去战意。这是大势所趋带来的影响,士兵对战局走向有着专属于自己的认识,身边的同伴战死太多会导致丧失信心,无法获胜的战斗毫无意义,勇敢不是白白送命,绝大多数人都会在战况失利的时候转身逃跑,而不是像疯子那样负隅顽抗。

        “没有人逃跑,就连那些火枪兵也死战不退,这太奇怪了。”天浩重复了一边之前说过的话,他眼眸深处透出迷惑,喃喃自语:“那些白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以前应该不是这个样子。”

        此刻,站在城墙高处的三位统帅也看出了问题。

        “他们为什么不逃跑?”

        “以前不是这样的,仗打到这种程度,白人早就开始撤退了,可现在一个人也没有跑,难道他们都疯了吗?”

        “会不会是攻击强度不够?”

        虎勇先眉头紧锁,虽然没有天浩那种可怕的强化视觉,但他仍可以通过远处白人军阵的变化看出骑兵骚扰没能奏效。他们从两翼进攻,被严阵以待的白人火枪兵击退。这样做是为了确保正面方向进攻的步兵不受干扰,在有限的时间里拦阻白人增援。

        白人的阵列毫无变化,自己委派的统领也很优秀,无论打法还是进攻节奏都与过去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些白人士兵。哪怕是身经百战的精锐战士也很难做到这一点,何况白人不可能凑出如此之多悍不畏死的勇士,更不可能把他们摆在一线,充作消耗。

        时间不会因为个人思考停滞下来。

        短短几分钟内,战局已经发生了变化。

        白人士兵虽在身高体格方面处于弱势,但他们数量庞大,整个战列长戟兵与火枪兵加起来总数超过四万。前排防御虽被攻破,却无人逃跑。勇于突进的野蛮人战士开始感到压力,他们惊讶的发现这些白人是如此疯狂,尤其是那些军官,竟然在混乱中收拢并组织起一个个火枪兵战团,朝着战斗最密集的地方无差别射击。

        他们连自己人都杀!

        这种暴虐的行为在战场上会激起兵变!

        然而现实如此诡异,白人长戟兵就算被身后袭来的铅弹射中,也没人回头朝那个方向望去。他们用各种武器死死拖出蛮族战士,用短剑砍,用折断的长枪刺,没有武器的干脆张开双臂死死抱住对手,张嘴朝着任何能够接触的部位乱咬。

        步兵统领反手砍飞一颗人头,咆哮着轮起长刀劈向一名朝自己扑来的白人,威猛的力量撕裂铠甲,从肩膀斜下,破开长达三十多厘米的伤口,那人却一声不吭,双手死死握紧卡在骨头上的刀身,瞪着一双发红的眼睛,如饿狼般与统领对峙。

        统领紧握刀柄用力晃了两下,刀刃纹丝不动。那怕是反应再迟钝的人也能察觉情况不对,他立刻松开刀柄,反手抽出短剑,连声狂吼,急促下达命令:“所有人撤退,我们回去。”

        他在锁龙关待了十多年,大大小小打了几十仗,从未见过这么悍不畏死的白人士兵。

        更可怕的是,这样的家伙不止一个,成群结队。

        他们到底有没有脑子?

        他们真的不怕死吗?

        坚决服从命令是蛮族军队的传统,无论愿不愿意,蛮族士兵互相掩护着开始后退。鲜血和惨叫在战场上空飘荡,没人会在这种时候抛弃伙伴,他们从地上拉起伤者,其余的人在他们身后形成防御,白人士兵不可能放过这种机会,他们很快从混乱中恢复,恶狠狠地扑了过来。

        空中传来可怕的啸音,退却中的蛮族战士纷纷举起盾牌遮挡头部,这是白人弩手从远处发动的抛射,可无论时机还是射击规模都令人吃惊————弓弩射速比火枪快得多,威力却不如铅弹。以往历次战争,白人弩手只作为掩护单位存在,从未像现在这样尾随射击。

        原因很简单:两军追赶的时候很难区分敌我界限,大面积抛射误中己方的几率很高,白白造成伤亡。

        从空中落下的箭雨密集又迅猛,后排的火枪兵有部分完成了整队,他们紧跟在蛮族步兵后面小跑,朝着前方追赶的长戟兵和敌人扣动扳机。

        廖秋站在城墙上感觉双手冰凉,又惊又怒:“他们怎么连自己人都杀?”

        天浩的声音很冷静:“他们在兑子,二兑一,甚至三兑一。哪怕是这样的比例,对白人来说也算是赚了。”

        他知道这种做法很可怕。

        大陆南北双方的人口数量差异太大,以人头换人头虽然残酷,却极为稳妥。

        城下,骑兵统领已经带领马队掉头,向同样有着长戟兵保护的白人弩手发起进攻。

        一千骑兵,三千步兵,舍小保大,这笔账谁都会算。

        北方蛮族从来没有怕死后退的战士。

        锁龙关上已是一片混乱。

        “为什么统帅大人没有下达增援令?”

        “打开城门,得出去把我们的人救回来。”

        “你疯了,没有命令谁敢出去?”

        “弓箭队注意,只要那些该死的白人进入射程,就给我狠狠地射!”

        乱哄哄的声音无比嘈杂,每个人都在发表意见,在场的都是职业军人,没人在这种时候乱说话。

        锁龙关的防御能力强悍无比,只要步兵们撤至城下,设置在两侧山梁与城头的弩炮和弓箭手就能确保安全,以猛烈的远程火力阻断追兵。

        惨烈又诡异的杀戮在半小时后落下了帷幕。

        步兵一千三百零六人,骑兵四百二十七人,另有伤者四人,这是所有逃回锁龙关的蛮族战士。

        步兵统领和骑兵统领双双阵亡。他们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把生还的机会留给别人。

        几乎没有伤者是因为白人士兵穷追不舍,从战斗开始到结束,他们至少付出了万余人的代价。这个数字由各个观察哨汇总得出,肯定有误差,伤者与战死者应该各占一半,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死在他们自己人手里。

        虎勇先冷冷地看着那些在远处打扫战场的白人士兵。他们从一堆堆尸体当中分拣出蛮族死者,用长度超过五米的特制长杆挑着,在人群密集的地方竖起,引发阵阵欢呼。

        以死者彰显胜者的武力,这是交战双方常见的做法。野蛮人对白人也曾这样做过,而且那时候被挂在城墙上的白皮尸体更多,密密麻麻。

        鹰镇全从鼻孔里喷出强烈的浊气,他声音发寒:“都打到那种程度,他们竟然死战不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正浩眯起眼睛往远处看了很久,慢慢地说:“是金百合王国的旗号,他们是先头部队。”

        虎勇先并非见死不救。身为统帅必须掌控全局。当时白人军阵后方有两只部队向前压上,如果锁龙关派出增援,势必会演变成两军大战。蛮族军队虽然占据地形优势,弓箭和弩炮火力密集,然而白人的火炮也差不多完成了架设,远程对远程,只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https://www.read8.org/novel/54/54812/245266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