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所有人都想杀我证道[穿书] > 第34章 幻境

第34章 幻境

        脑海里快速掠过了些什么,    扶葭安静地等待着,直到一股温暖的力量包裹着他,    他眼前的景象在顷刻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里似乎是冰玉城,    试炼之地是已经结束了吗?”

        “这么快,我还没有准备好呢,刚才我险些就能拿到一个机缘了,要是再晚一些就好了。”

        “也对,    阵营胜利的奖励都已经发放了,    试炼之地确实该结束了。”

        周围是神色各异的修士,看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景象,修士中出现了一些略带感慨的交谈。

        “等等,    你们有谁见到赵山了?我怎么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我有一件事要找他帮忙。”

        “哎?他好像真的不在这里,不应该啊,    我刚才还在试炼之地见到他来着,他说他手上的秘钥在指引着他去某一个地方,然后他准备去看一看。”

        扶葭没有关心这些修士们的交谈,他看向了身边的蓝云,“我有一件事要去做。”

        蓝云明显是怔了一下,他刚想问扶葭要做什么,    有没有需要他帮忙的,却发现扶葭已经径直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了。

        看着扶葭远去的背影,    蓝云将自己已经迈出去的腿重新收了回来。

        他明白了扶葭话语中的潜台词。

        他有事情要去做,    所以不要再跟着了。

        双手微微颤了颤,    蓝云有些呆呆地看着已然找不到扶葭身影的前方。

        扶葭的这句话是不是在说,    他在扶葭身边会妨碍到扶葭。

        “蓝云师弟,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风岚宗的其他弟子在蓝云周围聚集。

        蓝云眼睫微垂,他有些心不在焉地道,“随便。”

        ——

        扶葭在和蓝云告别后,便随便找到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的地方,旋即进入了他在试炼之地得到的那个小空间。

        炼制本命灵器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而且最好不要被外界的事物所影响。

        小空间是扶葭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地点了。

        重新踏入那像是宫殿一样的小空间,扶葭的视线掠过了那些泛着七彩灵光的灵器,然后走到了里面的炼器室。

        一边将所需的所有材料摆出来。

        扶葭拿出来了一本关于炼制本命灵器的书籍并且开始翻阅起来。

        扶葭并没有原主的记忆,也还没有系统地学过炼器的具体流程。

        虽然炼制本命灵器和炼制普通灵器不一样,本命灵器必须修士自己动手炼制,其品阶会根据修士对其的温养程度和用来炼制的材料而不断提高,但炼制出什么样的雏形对修士来讲还是极其重要的。

        “看来需要先炼一些别的东西练练手。”

        喃喃了一句,扶葭大致想了想自己手中都有哪些材料可以用来炼器,旋即便认真地看起书籍和卷轴起来。

        他的学习和练习花了不少时间,不过因为是在小空间之中,所以扶葭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

        每天所做的一切都是枯燥而乏味的。

        但突然的有一天,在他成功炼制出一件普通灵器后,扶葭发现有一股力量包裹住了他。

        那股力量一直牵引着他,将他的灵识带到了一个扶葭有些熟悉的地方。

        是杨家所在的石云城。

        [这里是杨帆在进行仙尊弟子选拔考核时所经历的幻境。]系统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

        扶葭轻嗯了一下。

        他知道剧情,也知道杨帆会经历这样的考核。

        不过——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你是杨帆的心魔,既然这是杨帆的幻境,幻境中便必须有你存在。]

        系统的声音顿了一下。

        [但由于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当幻境要随着杨帆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时候,天道并不清楚你会做什么样的举动,它推测不出来你的想法和态度,所以无法在杨帆的心魔幻境中构造出你。退而求其次,天道便直接让你进入了杨帆的幻境。]

        这和历史重现是不一样的。

        杨帆会在幻境中做出不同的举动,幻境中的其他人也便需要按照自己的性格做出不同的反应。

        天道可以把握住所有人的性格,但却把握不住扶葭的。

        但偏偏,扶葭又是幻境中最重要的角色。

        幻境中扶葭所做的任何事都会直接影响到杨帆心魔的扩大和减少,影响着杨帆能不能摆脱这个幻境。

        为了保证公平,幻境中的扶葭必须符合扶葭的人设。

        [所以等到杨帆摆脱幻境,或者其他人率先摆脱幻境、这个考核结束后,我便可以回去了。]扶葭轻声问道。

        [对。]

        得到了系统的回答后,扶葭轻嗯了声。

        他面上不露任何端倪,眼睫却微颤了一下。

        他其实还发现了一些值得提问的事情,但扶葭并不准备去问,只是藏在了心底。

        比如,系统为什么会如此清楚地知道这些?

        它怎么知道天道没有办法做到这一切。

        亦或是,在扶葭刚遇到系统时便发现不对的一点。

        既然系统也是异类,天道为什么不像要除掉他一样去除掉系统。

        环顾了一下周围,扶葭并没有要主动去找杨帆的意思,而是随便找到了一个地方歇着。

        当看到一些熟悉的人进入石云城后,扶葭的眼眸微抬,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影开始变得透明。

        扶葭看见了华梵。

        系统便在这个时候解释道,[幻境中的华梵是真的华梵,但你和他在某种意义上毕竟是一个人,所以,你和他不能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当华梵出现时,你的身影便会透明,不过因为这是天道自己造成的情况,所以你消失时,其他人并不会感觉诧异。]

        [嗯。]扶葭应了一声。

        系统重新恢复了沉默,它其实少说了一点。

        按理来说,既然天道把扶葭拉到了这里,真正的华梵便不用再出现。

        但问题就是,杨帆才是小说中的主角,天道偏爱于他。

        天道不希望杨帆误入歧途,所以它借着这个机会以看似合理的理由再给了杨帆一个看清一切的机会。

        天道想要让杨帆看出这个二者不能共存的疑点,让杨帆知道扶葭和华梵就是一个人。

        只是——

        系统看着自家清清冷冷的宿主,想到因为扶葭而发生的那些事,它变得异常沉默。

        它总觉得,事情可能不会按天道所希望的那样发展。

        ……

        而另一边,杨帆也发现自己进入了幻境。

        他刚好躺在后山的草坪上,似乎刚刚做了一个梦。

        有些迷茫地看着熟悉的周围,杨帆微怔地抬起来了自己的右手。

        他身体沉重得厉害,体内也没有任何的灵力。

        眼神中闪过一些思索,杨帆离开了后山,朝着记忆中杨家所在的方向走去了。

        这一路上,杨帆看到了很多人,也遭受了他曾经经历过无数次的嘲讽和辱骂。

        是在询问了族中的下人后,杨帆才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时候。

        是华梵要来拜访他们杨家,他即将要面临被华梵退婚的时候。

        眼神中闪过一些思索,杨帆摸不清楚这个幻境要考察他什么,只是准备着静观其变。

        在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段后,杨帆便对要发生什么了如指掌。

        这段时间是他记忆最深刻,也是最黑暗最快乐的那段时间。

        杨帆几乎是记得每一秒所发生的事情,他以一种有些复杂和微妙的心态经历着他经历过的事情。

        一切都很正常,直到——

        杨帆没有从那些嘲讽他的人口中听到城里来了一个样貌跟仙人似的大师。

        心陡然一慌,杨帆跑到了外面,在走遍了大街小巷后,杨帆都没有找到扶葭。

        “父亲,您有没有什么客人要引见给我?”

        杨帆告诉自己不能慌,告诉自己可能是记错时间了。

        扶葭可能要过段时间才会来他们石云城。

        他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他一直等到他和扶葭初次见面的那一天,他从白天等到黑夜,然后终于忍不住跑到了杨宋的面前问道。

        杨帆的语气格外慌乱,杨宋明显是怔了一下。

        但他以为是杨帆知道了华梵可能要来退婚,所以在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轻轻摸了摸杨帆的脑袋,“帆儿啊,我不是要故意瞒着你华梵要来这件事的。他们明天确实会登门拜访,但事情可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杨帆能看到杨宋忧虑的眼神,能看到对方在说着些什么。

        但杨帆却什么都听不到了。

        扶葭不见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少年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

        杨帆是浑浑噩噩地在杨宋的陪伴下回到自己的房间的,也是浑浑噩噩地在华梵来退婚的时候到了待客大厅。

        当看到华梵的面容后,杨帆微怔了一下。

        因为华梵没有像记忆中的那般戴着面具,但他还是看不到华梵的脸,因为对方的面容被一团迷雾遮挡住了。

        杨帆自嘲一笑。

        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杨帆望着华梵发呆。

        他想着造成这样的原因。

        是因为他没有见到过华梵的真实面容,还是因为他真的讨厌极了华梵、连对方的脸都不想要见到?

        杨帆不知道这次退婚是怎样结束的。

        从头到尾,他一句话都没有讲。

        家里的小辈们有的嘲讽他懦弱、被人退婚连句话都不敢说,有的用高高在上的语气说他总算知道不该不自量力了。

        杨帆淡淡地看着他们,看着他们像是被吓了一跳说不出话后,方才失魂般地跑到了自己的宅子。

        他在院子内一直待着。

        从白天待到夜晚,然后又一次在等到天亮后待到黑夜。

        无数人看到了他这奇怪的举动,想要把杨帆拉回去,很多人都说他因为被退婚而受了刺激疯掉了。

        但只有杨帆知道原因,他没有等到扶葭。

        扶葭抛弃他了吗?

        杨帆重新离开了杨家,他想要去找扶葭。

        但杨帆突然顿住了,因为他发现他很不了解扶葭,他连扶葭究竟是哪个门派的修士都不知道。

        就在杨帆失魂落魄、眼神中的焦距渐渐消失时,他突然看到了扶葭。

        扶葭正坐在一个茶馆里面茗着茶。

        眼神一亮,杨帆没有管周围人诧异的眼神,直接朝着扶葭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

        他从未有过如此情绪剧烈起伏过。

        杨帆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极快。

        “扶葭。”杨帆唤出来了心底藏着的那个名字。

        他看着少年看了眼他,旋即慢慢地嗯了一声。

        只是,就在杨帆走到扶葭的面前,杨帆发现扶葭的身影消失了。

        杨帆瞬间怔住了,身体也开始微颤了起来,

        这只是——

        他的一个错觉吗?

        “是华家和玄云峰的人哎,看这架势,他们似乎是要出城?”

        “嗯,应该是。华梵少爷已经把婚退了,像他那种贵人应该还有很多别的事要去处理的吧。”

        耳边响起行人们的议论声,杨帆僵硬地抬头旋即看着那支气派的队伍离开了石云城。

        也是在这个时候,杨帆感觉自己的脖颈间出现了一些温热的气息。

        那气息烫得杨帆呼吸紊乱了起来。

        杨帆茫然地转过头,然后便看到了扶葭毫无瑕疵的脸庞。

        还是他的错觉吗?

        杨帆怔怔地看着扶葭,眼神中满是像迷了路一样的迷茫。

        扶葭也看出来了,他平淡地解释了一下原因,“我不能和华梵同时出现。”

        杨帆先是一怔,眼睛里不受控制地涌现出了惊喜和无所适从。

        不是他的错觉。

        但很快,杨帆的眼睛里便出现了一抹晦色,他机械般地转过头去看城门的方向。

        扶葭说的是实话,但在杨帆心中,这句话却被翻译成了别的样子。

        杨帆很清楚这是他的幻境,反应的是他的内心世界,幻境中的任何一切都和他的想法密切相关。

        他并不知道天道的那些小九九,他又想起来了扶葭当时说他欣赏华梵时的场景,以及他在那面镜子中所做的一切。

        杨帆的指尖微颤了下。

        他的内心是在告诉他,他要想和扶葭在一起,就必须除掉华梵。

        只要华梵还在,扶葭就会在他的世界里消失吗?

        华梵,他的心魔。

        眼底化不开的晦色一闪而过,等到杨帆再看扶葭的时候,杨帆便恢复了照常的样子。

        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幻境中的扶葭似乎并不认识他。

        扶葭也看出来了杨帆的不对劲。

        淡淡地看了眼青年,扶葭继续道,“我想要去参加通山派的弟子选拔,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可以的!”

        杨帆很快点了点头,他立马收拾好了行礼跟扶葭一起走到了通山派。

        “你们两个似乎都没有办法修炼。”但等杨帆到了的时候,当他听到负责招生的修士说出这话后,杨帆怔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修炼,但没想到扶葭也不能。

        杨帆眼底又闪过了一些暗色。

        是因为他的内心潜意识地不想和扶葭有那么大的鸿沟,他想要能待在扶葭身边,然后去保护扶葭吗?

        扶葭并不知道杨帆想了些什么,他只是道,“我听说,只要能够登够贵派山门前的一万台阶,不管那人是谁那人能不能修炼,贵派都会收他为徒,对吗?”

        扶葭没有修为自然不是杨帆想的那样。

        因为在某种意义上,他并不是杨帆幻境中的一员。

        他是一个不属杨帆于幻境的异类,自然而然地,也就无法去动用某种力量。

        这也是扶葭没有像现实中的那样去见杨帆,然后为此重塑筋脉,而是带杨帆来了通山派的原因。

        因为他做不到,而且这才是杨帆小说中该走的剧情。

        “啊,对,是这样子的。”修士点了点头,“但请一定量力而为。”

        杨帆在退婚后格外不甘,但他依旧不能修炼,所以只好用这种方法进入了通山派。

        然后,杨帆在无意中进入了通山派的禁地,在机缘巧合下踏入了修行。

        但也开始被通山派追杀。

        [你准备让杨帆走一遍小说中的剧情?]系统在脑海里问道。

        [嗯。]扶葭点了点头,[从我见到他时他的那副表现看,他的状态很不对,而且没有要继续修炼的意思。如果放任下去,他会在幻境中迷失自我。]

        所以,扶葭主动引着杨帆来了通山派。

        但很快,扶葭便发现杨帆的状态很奇怪。

        幻境中的杨帆完全没有进取心。

        所以扶葭只好告诉对方禁地可以让他修炼,告诉杨帆怎样修炼,然后和对方一起面临追杀。

        旋即,扶葭便继续告诉杨帆从哪里得到秘钥,和杨帆一起进入试炼之地。

        扶葭和杨帆一起走了一遍小说中的剧情。

        他们到了幻境中的仙尊选拔弟子考核之地。

        “扶葭,结束完考核后,我们要去做些什么?”杨帆问道。

        “你觉得你要去做些什么?”

        杨帆微怔了下,他的眼神变得晦涩不明,“我想去挑战华梵。”

        在他的计划里,他是该这么做的。

        只是——

        他很清楚这是他的幻境,他想要和扶葭再多待一会儿。

        但要是真的去挑战华梵的话,幻境中的扶葭就会消失。

        但已经走到了快要不得不去挑战的一步。

        杨帆一直放任着自己迷失在幻境中。

        因为只有在幻境中,扶葭才会在他身边。

        才会没有修为,才会需要他的保护。

        可是,这也只是幻境。

        “扶葭,你觉得我会赢吗?”杨帆的语气微变了下,变得格外复杂。

        扶葭给出来了符合小说剧情的答案,“你会赢的。”

        听到这话,杨帆的拳头攥紧了。

        他不能不在放任自己沉溺于幻境之中了,他该去见真正的扶葭了。

        也是这个时候,扶葭发现自己回到了小空间。

        “杨帆摆脱了困境。”

        扶葭眼睫微抬。

        在他说杨帆能够赢华梵后。

        [他竟然真的这样讨厌我。]扶葭问道,[系统,你重塑我的身体需要什么代价吗?]

        [……不需要。]

  https://www.read8.org/novel/58/58807/244107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