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所有人都想杀我证道[穿书] > 第64章 重回修真界

第64章 重回修真界

        心里好像瞬间空了一般,    魔尊说不清现在的他究竟有着怎样的心情,体内的气息早已紊乱,    魔尊本就惨白至极的面容显得更可怕了。

        他茫然地看着前面。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道无法掩饰绝望的声音响了起来。

        魔尊看到了匆匆忙忙跑到他前面的莫干。

        魔尊这时方才恍然意识到,    原来他在刚刚已经下意识地撤去蓝云他们身上的禁制了。

        魔尊觉得自己的衣领被人揪了起来,    他慢半拍地去看做出这种举动的莫干。

        对方彻底没有了形象,    往日里一族少主的稳重荡然无存,    当看到莫干眼神中浓郁到快要溢出来的恨意后,魔尊的神情终于有了些微的变化,    眼神中如同深渊般高深莫测的浓雾全部褪去,    魔尊的眼睛红得几乎可以滴出血后。

        那眼神中尽是痛苦和悔恨,    让看到的人触目惊心。

        “呵,    他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要装呢?”魔尊的这幅表情对莫干来讲就是嘲讽,    是胜利者故作谦虚的高高在上。莫干只觉得刺眼极了,他直接朝着魔尊的脸挥了一拳。

        这拳重重地落在了魔尊的脸上,    莫干用的力极大,一丝鲜血顺着魔尊的嘴角流了下来。

        魔尊变得更加狼狈了,他的眼睫向下垂了垂。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好像要烧进心里似的,    身上似乎冷极了又好像是被人丢进了火坑里,魔尊不受控制地咳嗽了好几声。

        他没有反抗,    没有躲,    更没有用护体灵力抵挡这一下。

        魔尊茫然地感受着那股子疼痛。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态很不对劲,    但他无法控制这种有些可怕的想法不断滋生。

        这是不是扶葭在惩罚他?

        他是不是在为他做过的那些错事付出代价?

        这是不是在变相地说着扶葭还存在?

        魔尊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但他已经不想去挣扎反抗了,他空洞地抬着头看着莫干,不断渗出血的嘴角竟是往上勾了勾,露出来了一个瘆人的笑容,“你做得对,你想怎么教训我便怎么教训我吧。”

        不过,就算他的样貌特别出色,他的笑容也极为难看。

        他的声音微弱极了,说话的腔调和语气也和往日里的完全不同了。

        莫干被这莫名其妙的反应弄得怔了一下,反射性地松开了自己的手。

        魔尊踉跄了好几步才堪堪狼狈地稳住了身形。

        莫干皱着眉头深深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想要从魔尊的表现中找到一丝的异样,但无论他怎样看,魔尊依旧是一副心不在焉满脸呆滞的形象。

        “尊上,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尊上了。”莫干阖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今天开始,您便是弟子一生的目标了。”

        “不管付出何等代价,我也一定会杀了你的。”他的声音变得很慢,就好像是在立着某种刻苦铭心的誓言一般,但声音里却是止不住的沧桑,“等到杀了您之后,弟子会自杀谢罪。”

        伴随着最后一个话音落下,莫干背过了身,他一步步地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没有人敢拦他,见他过来,那些站在旁边的修士便自觉地给他让开了路。

        莫干一直没有回头,但走到人群尽头后,他却忽地转过了身。

        他看向了扶葭消失时所在的位置。

        和扶葭初见时的场景在脑海里响起,忆起扶葭天道问心时自己看清本心的画面,莫干本来坚不可摧的身形猛地一晃。

        是他的错。

        他不该带扶葭到魔界,不该去求魔尊复活少年,更不该说出扶葭修的上善若水!

        如果不是他,扶葭和魔尊根本就不会有交集,扶葭又怎么会落得这个地步!

        他更不该明知道有不对的地方依旧答应了这场婚事!

        他太自私了。

        莫干的面色惨白至极,他吐出来了一大口鲜血。

        但很快他脸上所有痛苦和无措都消失了,他的脸上没有了任何表情,那是心如死灰的神情。

        等到事情了结了,他便去陪扶葭。

        只是,虽然他已然敛去了所有神情,但全场的人都怔住了。

        因为竟是转身皆白发!

        莫干虽然穿着大红色的喜服,但他的头发却在转身的那一刻起全白了,那两种颜色的冲突对比感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悲哀。

        魔界的人都知道,莫干是喜欢扶葭的,而且是很喜欢很喜欢。

        不然莫干又怎么敢在收徒典礼上那么打魔尊的脸,又怎么会知道可以和扶葭结为道侣后亲自去向魔尊请罪。

        他整整一年未见扶葭,但所有人都看到了莫干的期待和惊喜。

        他这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幻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可在他大婚的一日,莫干却永远地失去了他的心爱之人。

        ——

        林易和蓝云的状态同样很不对劲。

        因为他们清楚,今天这件事会演变成这般地步,和他们两个人脱不了干系。

        如果他们没有过来,如果他们没有闹事,没有引起天鉴司的那位修士非自愿地将莫干的名字改成了魔尊的。

        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般无法回转的地步!

        虽然魔尊十分不是东西,但看魔尊刚才那副表现,他一直都伪装得假惺惺的。

        如果不是他们将事情全部暴露了出来,扶葭可能!

        可能就不会选择采取这种没有丝毫退路的方式。

        当认识到这一点后,林易和蓝云的表情都变得异常难看了。

        扶葭是真的不在了。

        这世上再也没有可以让对方复活的办法了。

        魂飞魄散,世上再无痕迹。

        林易猛地吐出来了一大口鲜血,明明是修的最具温情号称最温暖的生命之道,他吐出来的鲜血里却好像带着冰砂。

        林易腰间的本命灵器开始不断地嗡鸣着,好似在绝望地哭泣。

        他修生命,却连自己最喜欢的人都救不了!

        不,他甚至都没能过对方治疗一点小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易突然大笑了起来,但他的笑却像是哭一样,难看狰狞至极,“哈哈哈哈哈哈,既是这样,那我修它有什么意思?又有什么用!”

        他在笑着,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但林易却丝毫反应和改变都没有,他用着一种说不出的声音悲哀道,“可悲至极!何其可笑!”

        他说这话的声音极大,而且带着一种不像是他能说出来的嘲讽之意。

        本命灵器忽地响起类似于凄厉惨叫的震鸣声,林易竟是道心有损,心魔滋生!

        但林易发现这点后却并未采取任何的措施,他只是在微愣片刻继续自嘲般地放声大笑着。

        蓝云的情况并没有好到哪里。

        ——“尊上,之前那位修士所说的话其实是真的吧,我不是从小便被您培养大的,对不对?”

        ——“葭葭,你不能和他结为道侣啊。你是修真者,待在修真界才是最好的决定,司师叔还在风岚宗等你,他才是你的师尊啊。至于杀死你的杨帆,我们已经……”

        是他!

        罪魁祸首是他!

        他明明已经猜出扶葭被人动了什么手脚了,他为什么还要说出那句话?

        那看似劝慰实际上却暗含责备的话。

        就是他的这句话让扶葭证实了所有的猜测,让魔尊对他们起了警惕之心让他们无法动弹,然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完全不能阻止!

        不然的话!

        他就能用救命符将他父亲唤来了。

        只要他的父亲能够将魔尊拖延一段时间,他就能告诉扶葭有很多人都等着他,他对很多人来讲都很重要。

        说不定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可是一切都晚了。

        全是他的错!

        似乎有什么湿润的地方划了下来,蓝云小心翼翼地碰了碰那被染湿的地方。

        他突然怔住了。

        那似乎是——泪水。

        手尖的微凉好像开启了什么机关一样,蓝云再也忍不住了,他的眼泪彻底止不住了。

        就如同失去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完全不懂得该如何掩藏情绪的小孩一样,他哭得极其伤心。

        一边哭还一边不断地喃喃着对不起。

        ——

        不过不管魔界中发生了什么事,扶葭已经重新回到了修真界。

        他从那个储藏自己身体的灵器里走了出来,和系统说的一样,他的储物戒和那具身体上有的东西已经回到这具身体了。

        扶葭垂眸看了看他身上的东西便抬头看向了似乎僵住了的曾浩然。

        和他离开时比较,曾浩然身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不过扶葭注意到曾浩然正微怔地看着他的手。

        扶葭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一眼便看到了那枚同心戒。

  https://www.read8.org/novel/58/58807/249320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