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大佬穿成炮灰(快穿) > 养成一个金刚萝莉完

养成一个金刚萝莉完

        云天宗的大比终于圆满结束。

        如果没有意外,  明年应该会有更多的小修士选择加入云天宗。

        生源好,才是成绩的保证,成绩好,  飞升业绩才漂亮!

        林雨悦和江心月这对师姐妹也打进宗门前十,  前五名不出意外都是剑修,林雨悦排在第六名,  江心月第七名,  两人的好成绩让秀水峰出尽风头。

        要知道,以往前十名基本上都是筑基后期和巅峰,林雨悦只是筑基中期,江心月筑基初期,两个姑娘的表现让江河这个优秀教师非常有面子。

        至于王三思,在江心月终于打败凤琮后,他就没有继续比试的动力,又回到炼器房设计灵器首饰。

        大比结束后,  内门的各峰纷纷挑选了一批看中的弟子。

        有人高兴有人悲伤。

        一群外门子弟朝外门之地走去,  边走边议论纷纷。

        “前十名只有三个女修,其中两个都出自秀水峰。江真尊果然擅长教养徒弟,为什么就是不肯收徒呢?”

        “听说江真尊曾言,他只收比两个女徒弟强的天才。”

        “前五都是剑峰的弟子,  剑峰的人自然不可能拜入秀水峰,也就是说江真尊还是不收徒弟?”

        “明宗主对此也能理解,江真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实验室里,  根本没空教徒弟。”一个低阶修士拿出手机,“如果不是江真尊沉迷于实验,  也不会有手机电视这些发明。”

        这时,一个低阶修士酸溜溜地说:“恭喜轩辕兄拜入云影峰,  也算是一步登天。”

        轩辕廷谦虚地道:“同喜,王兄拜入兽峰,日后我想买灵兽就拜托王兄。”

        姓王的修士顿时眉开眼笑,也不再酸了,拍着胸膛保证:“都交与我罢。”

        白雪衣走在最后,听着周围人的讨论,忍不住咬着唇,难受之极,这次没有内门的哪个峰要她,她依旧只能混在外门。

        她本以为凭自己的容貌,肯定有内门的峰主看上她的。

        晚上,轩辕廷敲开白雪衣的房门。

        向来骄傲的白雪衣躲在房里默默哭泣,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轩辕廷不由心软。

        “师妹,我已进入内门,日后的修炼资源肯定不会少,你别担心,我不会放着你不管的。”

        白雪衣咬着唇,其实她想问轩辕廷能不能带她一起进内门。

        但她知道这是异想天开,即使轩辕廷能带她进去,她的身份也是低人一等,只能以伺候的下人或杂役身份进去。

        她知道男人的劣根性,如果她真这么做,日后在轩辕廷的心里,她就等同于丫鬟,轩辕廷从心理上绝对看不上她。

        白雪衣低头思量着,果然还是要想尽办法进入内门才行。

        **

        五年后,修真界突然爆发兽潮。

        云天宗作为沧澜界最大的宗门,义无反顾的站在抗击兽潮的第一线。

        所有筑基以上的修士都参与抗击兽潮的行动。

        江河虽然担心三个徒弟,但他们都被他武装到牙齿,系统也帮忙盯着,问题不大。

        云天宗并未给江河安排任务,因为他正和云天宗器峰的修士们在改造防护罩。

        防护罩能扛得住十几个大乘的冲击没错,但实在太费灵石,用不起。

        “师叔,已经改无可改。”器峰的修士测试后,无奈地说。

        “大家辛苦了。”江河收起数百个防护罩,“比想象中的好,只需要原来的一半灵石。”

        器峰的修士们还是有些不甘心,“就算只有一半灵石,一场战役下来也伤筋动骨。”像云天城这么大的城,妖兽围困两三个月,一年的利润就没了。

        “也不能这么算,这个防护罩是双充模式,除了灵石还能吸收修士的灵气,多少能省点灵。”

        “若是能吸收攻击者的灵气就好了。”一个修士叹气,“不行,我不甘心,我想再研究一番。”

        江河鼓励他,“想法很好,继续努力。”

        江河将防护罩交与飞剑快递,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送到各处战场。

        作为发明者,江河的任务是巡逻,查看各个修仙城的使用情形。

        每一个修仙城的城主都是热情地欢迎江河到来。

        合欢城里,修士们排着队给防护罩补充灵力,即使练气期的人也不例外。

        “我们的城我们自己守护,妖兽休想破坏!”

        带着江河巡视的合欢城的城主说:“他们都自觉给防护罩补充灵力,应该能多撑上半个月。”他脸上露出苦笑,“防护罩实在太费灵石,城里的灵石最多能支持半年。”

        “也别太担心,说不定半年后战争就结束了呢。”江河宽慰道。

        合欢城的城主只能希望如此。

        接着,江河提出一个防护罩的使用计划,“如果妖兽的攻势不大,就不要启动防护罩。”毕竟兽潮对修士而言其实是极佳的锻炼机会。

        江河到春花城时,看到在城外抗击兽潮的林雨悦。

        他的眉头蹙起,这死孩子,那么拼命做甚?

        林雨悦浑身都是兽血,她随便掐个净身诀就过来拜见师父。

        江河将一堆符和阵法塞给她,叮嘱道:“你小心些,相比你成为英雄,师父宁可你贪生怕死,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可能。”

        林雨悦有些不好意思,“师父,我在春花城里生活了十几年,这里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所以……”她不能看着这座城被妖兽攻破。

        相比林雨悦对春花城的感情,江河对它倒是很平淡,特别是对春花城的城主没什么好感,他还记得城主的弟弟那个色胚曾经打过林雨悦的主意。

        林雨悦脸色有些怪异,“师父,其实人都会变的。城主的弟弟当初是年少不懂事,现在倒是变好了,也在抗击妖兽的第一线呢。”

        诶?

        江河有些惊讶,贪生怕死的色胚还能变好的?

        江河的神识放出去,笼罩住整个春花城,很快就找到目标。

        一个长相阴柔的男人竖起兰花指,傲娇地道:“今日谁杀的妖兽多,本公子今晚就陪谁!”

        周围那十几个男人马上精神抖擞,杀气腾腾的冲向妖兽最多之地。

        春花城的城主那张糙汉脸瞬间憋得一阵青一阵红,然后默默地转身,不想再看到糟心弟弟的男人们。

        城民们感叹又崇拜:“不愧是城主的弟弟!”

        看城主弟弟那小身板杠杠的,十几个男人啊,居然没将他拆散架了!

        江河:“……”

        江河暗暗戳系统,得意地道:“我这是做了件好事,你看那个‘人人都爱上太监’的光环多棒啊,他那十几个男朋友,修为最低都是筑基大圆满,春花城等于多了一支生力军。”

        系统:“……”

        “我可真机智!想当初将城主弟弟弄成太监,差点和城主结仇,幸好灵机一动,化敌为友。”

        系统无言以对。

        最后,它只能劝道:“宿主,你就长点心吧!要是城主知道他弟弟变得人尽可夫的原因是你,这仇恨就大了。”

        江河却是理直气壮:“我留在他身上的剑气肯定早就消失,城主弟弟的那二两肉应该能用了,但他不想用前面只想用后面的,与我何干?春花城的居民都该感谢我,他们现在不用担心自家闺女媳妇的清白。”

        “你不怕城主弟弟改成强抢民男?”系统问。

        “不用担心,民男会受这个光环吸引,发现男人跟男人在一起才是真爱。”

        “……”

        系统再次无话可说。

        自觉自己完全没有责任的江河热情地同春花城的城主打招呼。

        城主还记得他,嘴角扯了扯,不知是该欢迎还是该骂江河一顿。

        他弟弟后来变得只爱男人,源于江河。

        但弟弟却信誓旦旦地说,江河是他的恩人,因为他,他才发现自已的真爱是男人。他现在的幸福生活都源于江河!

        城主能怎么办?自己的糟心弟弟,只能继续糟心着了。

        **

        修真界努力抵御兽潮时,魔界正在冷眼旁观。

        因为与修真界的商业来往密切,赚了不少灵石的魔界的新上任财政部长求见魔王。

        “这半年,因这修真界与妖兽的战争,咱们魔界都没有收入了。”格外热爱赚灵石的财政部长愁眉苦脸,“那群灵修都忙着战斗和挖妖丹,不买清心草和还魂花等魔界特产。”

        少年魔王冷淡地问:“那你想怎样?”

        管财政的魔修搓搓手,兴奋地道:“王,其实大家都想参与战争……”

        “帮助妖兽打修士?”少年魔王微微眯起眼,虽然当年水美人欺骗了他的感情,但她对魔界的贡献人人皆知,反过来捅人家故乡一刀,好像不大好吧?

        财政部长这个职位还是水美人建议成立的,她根据魔界的情形提供不少改善经济的法子。

        虽说他们是魔修,过河拆桥也不要太快吧?

        财政部长一脸冤枉,“怎么可能?当然是去帮正道修士了。”他心里嘀咕,难道王还放不下水美人,因爱生恨到要帮兽妖打那群灵修?

        少年魔王一脸奇特地看着他,“不是正魔不两立吗?”

        一万年前,因为正魔打生打死,打得天梯都断了,这么大的仇恨,现在就忘了?

        “咱们魔界仍和修真界誓不两立,但咱们和魔晶灵石没仇。”财政部长理直气壮地说,“妖丹可以卖灵石,灵石可以买手机、电视……修真界人人都有手机,可咱们魔修还有一半买不起手机,更不用说电视。”

        “魔修们都赚钱赚习惯,这正道战争已经影响到咱们魔界臣民的收入。”

        这几年,魔界也不再喜欢打打杀杀,有空品尝美食不好吗?从地上采集清心草卖灵石不香吗?追剧不香吗?

        要是积了一肚子的戾气,那就上论坛找人大战三百回合,嘴炮四方!

        少年魔王摆摆手,淡然地道:“随便你们,不要堕了魔界的威风就行。”正魔两界数百年内都无心打架,一心只想飞升,能帮就帮吧。

        魔修想赚点小钱钱当然没问题,收购魔兽丹的修士当作没看到某些修士脑袋上的魔角,他是个莫得感情的收魔兽丹人偶!

        打得累死累活的正道修士也没发表意见。

        有人帮忙不好吗?再说了,这些年正魔两界之间的贸易来往越来越多,双方互通有无,气氛缓和,不再见面就打打杀杀。

        有魔修的帮忙,兽潮只持续一年就结束。

        魔修们拿着用魔兽丹换来的灵石,冲向附近的修真界的手机、电视机专卖店。

        新出版的手机,我们来啦!

        还有屏幕更大的电视机,再来几台!追剧果然还是大屏幕更爽!

        **

        各大修仙城无比感激云天宗,如果没有云天宗的防护罩,死的修士肯定更多。

        江河也赚到一笔灵石,高兴地回到秀水峰,给三个徒弟做饭。

        江心月是哭着回来的,看到父亲时,委屈地瘪着嘴。

        “我们家心月这是怎么了?哪里受伤了?”江河紧张地过来。

        “爹,你看我现在有什么不同吗?”江心月委屈地问。

        江河仔细看了看,没什么变化啊?他闺女十二岁就筑基,还未长开,看着就是一团的孩子气,后来努力压制修为好几年,终于稍稍长大一点,有凡人十三四岁豆蔻少女的模样。

        娉婷豆蔻十三余,青涩中带着些微少女的甜美,漂亮又可爱。

        江河上下打量一番后,终于发现不对劲,“好像又进阶了?爹不是说过,不要急着进阶吗?”

        江心月愁得又想掉泪,抽着鼻子说:“晋阶就像生孩子,十个月一到就要瓜熟蒂落,我也压不住啊!”

        她杀妖兽时杀得嗨极了,等她反应过来,不知不觉就晋阶。

        晴天霹雳!

        修士修炼到金丹期时,成长速度会变得更缓慢,她不要一辈子当小孩子!

        江河只得安慰道:“其实进阶也不算坏事,先前你不是抱怨潘天童老仗着修为,将你摁着打吗?”

        江心月的怒火瞬间熊熊燃烧,斗志昂扬,“爹说得对,我们现在是同阶,看鹿死谁手!”

        果然还是个孩子,伤心来得快,去得也快!

        江河暗暗摇头,懒得理会小孩子们的斗气。

        林雨悦已经是筑基大圆满,她同样压制着修为,想完美结丹。

        “师妹,我找到一本奇异的功法,可以压制修为并增加战斗力。”林雨悦将好东西同师妹分享。

        江心月凑过去,惊道:“《九九归一》?这口气可真大。”

        林雨悦道:“这部功法要求每阶的修为散去重炼,每重修一次,功力更强,对很多修士而言是无用功法。”毕竟谁敢随便废掉修为重修?而且还是连续九次,对一些驽钝的修士而言,年龄到了还不突破不亚于等死!

        江心月却是惊喜之极,“不过就是筑基九次而已?没问题!”

        天灵根修士就算呼吸,修为都在提升,她压制得太痛苦,别人怕灵气不足,她唯恐灵气过多。

        江河也同意女儿修炼这部功法,因为这部功法是天道借林雨悦之手给江心月准备的。

        林雨悦面露微笑,她看着一心想闭关的师妹,暗忖最近宗门有点乱,师妹这么天真可爱,还是远离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好。

        风似雪最近很头疼,剑峰的师弟们本来都是钢铁直男,怜香惜玉?不存在的!

        他们也不介意被姑娘们骂,你是女的打架就让着你?要是到了宗门外,邪修魔修妖兽会因为性别让你吗?

        打你是为你好,师兄们打你几顿痛在你身,总比你被社会毒打没命好!

        逻辑上满分,没问题!

        但最近出现一个怜香惜玉、红颜知己不断的轩辕廷。

        他对女修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和颜悦色,尊重爱护。

        和剑峰的那群粗鲁的剑修们一比,好嘛,都被比到地心去了。

        最可气的是,不知为何,轩辕廷总是机缘不断,虽是五灵根,但在某个秘境吃了能提纯灵根的天材地宝后,五灵根竟然变成平衡五行灵根。

        同阶剑修居然打不过!

        法修们欢欣鼓舞。

        好激动,这么多年,终于有法修凌驾在剑修之上!

        不少女修对他纷纷上了心,明面花好月圆,暗地勾心斗角,只想成为他心目中的第一人。

        林雨悦见过轩辕廷,她对这个明面上对女修风度翩翩、实则宛若色中饿鬼的男修没好感。

        但这色胚对小师妹另眼相待,那双眼睛仿佛有钩子似的,总想将她的小师妹勾进爱恨情愁的地狱里。

        小师妹虽然修的不是无情道,但也不是修有情道的!

        即使修有情道,轩辕廷也不是好对象,他那群红颜知己暗地里斗得你死我活,小师妹好端端的,为何要为个渣男和一堆女人对上?

        接下来的日子,江心月在散功重炼――重炼散功的循环中不乐亦乎。

        林雨悦也是深居简出,醉心修炼。

        江河则跑到器峰,带着一群器峰的学生们在实验室里折腾。

        十年后,修真界版的医疗舱终于出世。

        万年前,水灵根女修是最强奶妈,医修还是因为水灵根的疗伤效果延展出的一个分枝。

        但自从女医修给人疗伤被吸干从而炉鼎业兴起后,水灵根医修销声匿迹。

        现在炉鼎基本消失,但水灵根医修还是没能重现当年医修的荣光。

        世人心头发毛,那水美人弄出个水之诅咒,疗伤也属于吸取水灵力,谁知道会不会被诅咒?

        医疗舱出现后,所有人都松口气。

        水灵根修士可提前将灵力输入机器,受伤的修士躺到机器里就可以疗伤,处理伤势时不用见面,更没有身体上的接触,诅咒什么的完全不怕。

        水灵根修士也安心了,机器设置灵力充值阀门,不会有被吸光的危险,是个赚灵石的好方法。

        江心月不愧是天灵根,十年内重新炼到筑基中期。

        而且她终于长到正常女子十七八岁的模样,明媚漂亮的风华少女,不再是个小矮子。

        她得意洋洋,出关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剑峰挑战潘天童。

        可惜最后还是打了个平手,因为潘天童已经是筑基后期。

        林雨悦修炼到金丹修为,她也不再禁着小师妹往外跑。

        “轩辕廷?谁啊?”江心月好奇地问。

        “一个平衡五行灵根的天才。”林雨悦淡淡地说,“不过是死了的天才,不用管。”

        “他死得挺值的,有个温顺的大美人,据说是陪伴他从凡间走到修真界的青梅竹马,和他死在一起,算是做鬼也风流了。”

        **

        轩辕廷从未想过,白雪衣居然一心要杀死他。

        他躺在秘境的阵眼里,四肢被特殊的索链锁住,动弹不得。更让他慌乱的是,他身上的伤口不少,血液正慢慢地流到阵法的纹路里,阵纹开始发出微暗的光芒。

        “为什么?我对你还不够好吗?”轩辕廷质问,伤心又气愤。

        白雪衣站在阵前,居高临下地看他,冷笑道:“对我好就是任你的女人欺负我?你的那群女人中,我的修为最低,一直活得战战兢兢的,不得不讨好那些修为高的女人。你嘴上说,那些女人不分大小,在你心里一视同仁……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坐视你的女人欺辱我?”

        “红芍不过是性子骄纵点,她无意的……”轩辕廷辩解。

        “所以她骄纵,我就得忍耐?只要她不骄纵到你头上,你就当没看见?”白雪衣满脸不可思议。

        轩辕廷语塞。

        白雪衣冷笑一声,双眼热切地看着阵纹越来越亮,像梦呓般轻声道:“我曾经也想过当个贤妻良母的,但你不配!你放心,等我控制秘境,成为秘境的主人后,如果你没有死,我会给你一条生路的!”

        白雪衣已经开始幻想,当自己成为高阶修士后,她要养个十七八个面首,到时轩辕廷也是其中之一,等他被她的其他男人欺负,她也会告诉他:“你要大度,要和他们和睦相处。”

        一天后,吃饱的秘境器灵将成为干尸的两具尸体抛到秘境外,打了个饱嗝。

        天道就是小气,只肯让它收拾这些肮脏的灵魂。

        守在秘境外的凤琮抹了把脸,露出悲痛的神情,将轩辕廷的干尸收好。

        低垂的眉眼却露出狠毒之色。

        他可以忍受轩辕廷夺走他的首徒之位,甚至在云影峰勾三搭四!将云影峰弄得乌烟瘴气!

        但他不能忍受轩辕廷打师父的主意,轩辕廷以为自己是谁?修真界的皇帝吗?人伦道德都不看眼里!

        虽然师父现在没有那个心思,但未来却不一定,他不过是将危险消灭在萌芽里!

        不敬师长不知尊卑的东西,死得太便宜了!

        **

        在江心月修炼到元婴时,江河终于渡劫飞升。

        江心月哭得稀里哗啦,她爹居然合道成为天道?

        所以,这算是飞升成功还是失败?

        百年来飞升了十多个修士的澜沧界同样也轰动不已。

        江河是个屁的天道之子,他分明就是天道投胎的!怨不得这些年云天宗蒸蒸日上,天道就在云天宗内呢。

        江心月无比庆幸自己修炼的是九转功法,她要尽最大的努力压制修为,留在澜沧界,陪她爹!

        江河离开这个世界前,将一些影像资料留给天道。

        “记得,我闺女伤心沮丧时,放点影像资料给她看。”

        天道化身成一个奶娃娃,奶声奶气地说:“交给我!资料放完也不怕,我会演戏哒!”系统给它看了很多精彩的连续剧,它现在的演技杠杠的!

        等江心月擦干眼泪,发现她师姐已经哭成泪人。

        她又想哭了,不过大概师姐哭得太惨,让她不好意思再哭,努力地安慰道:“师姐,你别哭了,爹肯定在看着我们呢。”

        “呜呜……”林雨悦哭得不能自抑,直到师父离开,她才知道自己痛苦的原因。

        她抽抽噎噎地说:“我也要合身天道!”

        江心月:“……”师姐你做什么想不开?

        长大后变得俊朗霸气的潘天童只想翻白眼,一个两个都想合身天道,真以为天道那么好合的?

        不过,如果林雨悦合身天道,江心月到仙界后就更寂寞了,他还是压制修为陪她吧。

        这死女人,生得那般美丽,偏偏性格却蠢得厉害,他真怕她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灵石!

        两百年后,准备合道的林雨悦同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的灵魂化成一道白光,穿透澜沧界,回到主神空间。

        怨不得她会有大逆不道、不顾人伦、竟然肖想自家师父的想法呢,原来她都当了他无数辈子的妻子。

        一个又一个世界,滴水化成海洋。

        不知不觉,内里都是他的身影。

        于是在某天,江河功德圆满,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假期,在系统空间休息时,突然被强行拖到了主神空间。

        当江河看到主神时,整个人都傻住。

        明明是陌生的容貌,但一眼望过去,却熟悉得仿佛陪伴了彼此千百年的那个人,从灵魂波动的气息,让他瞬间明白眼前之人的身份。

        任务里的老婆变成强大霸道的主神怎么办?

  https://www.read8.org/novel/61/61628/255655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