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借我咬一口 > 59、三番

59、三番

        帝国虽然不反对Omega参军,却不同意怀孕的Omega上战场。

        这个孩子来的突然且毫无准备,可即便如此,单棋烨依旧不打算打掉这个孩子。

        只能听从上头安排,暂且远离战场,回到军队训练新兵去了。

        当个主教官不是什么累事儿,找个阴凉地一站一坐就是一天。

        结果第一天就因为跟几个刺头怄气,以一己之力打翻三个Alpha之后出了点问题。

        单棋烨在打电话的时候简单地用:没事,意外,别太担心,等词汇轻描淡写的盖过。

        然后第二天,单棋烨就在军队的医务室看见了秦以牧。

        秦以牧慢条斯理的拆开针筒的塑封,银色的针尖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他眉眼微抬,“这就是你说的没事?”

        单棋烨:“……”

        我不是我没有我瞎说的。

        “咳。”单棋烨轻咳一声,说:“如果我说,我是来医务室买东西的,你信吗?”

        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但是又不能把什么病症往自己身上套,只能选了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管他是蒙谁呢,骗一会是一会。

        然而,秦以牧的回答却让他愣住了。

        “信。”

        单棋烨:“???”

        你信啥呀。

        秦以牧问:“买什么?”

        “营养液!”单棋烨之前嫌弃这东西嫌弃的要死,但是现在,这个东西是他唯一能在医务室河里买到的。

        秦以牧随手抽了一支营养液给他,随后,将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抽满药剂的针管放在桌子上。

        “送你一只葡萄糖。”

        “……别、别这么客气吧。”

        秦以牧挑眉,“嗯?”

        “同桌~”单棋烨丢开营养液,放弃就这个问题继续纠缠下去,他好像真的要挨针了。

        单棋烨绕到办公桌里侧,在秦以牧和办公桌之间硬生生的位置挤出了一席之地,然后坐在了秦以牧的腿上,搂着男人的脖颈委屈的蹭了蹭,“你忍心扎我吗?”

        秦以牧拍了拍他的肩膀,拔开针头上的盖子,“抱紧。”

        单棋烨叹了口气,自知理亏也没有继续撒娇卖萌试图躲过这一针,他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打过这种针了。

        生病时候少是一回事,还有时候,生病都会输液,而不是这种针。

        单棋烨搂着他往上坐了坐,侧过身子,半趴在他怀里,腰带松开一半,不用完全摘下,只需要露出一小块肌肤就好。

        一套简单地消毒流程以后,单棋烨蓦地蜷起指尖。

        药剂一点点缓慢推进去。

        单棋烨调整了一下呼吸,试图说些什么来转移一下注意力。

        “同桌,你怎么过来了?”

        “新研发的精神药物与帝国军方有合作。”

        “那学校那边怎么办?”

        “有人代课。”

        “唔……嘶、有点疼。这是什么药啊?”单棋烨就算医疗小白也能发觉,这针绝对不是什么葡萄糖。

        “保胎的。”

        星际时代已经很少有使用肌肉注射,但是保胎的药剂大部分时间都是以这种方式注射,其他的注射方式见效快但不持久,对孕夫养胎没有好处。

        肌肉注射的见效慢,恰恰成为了优点。

        针剂推的很慢。

        推完这一针,单棋烨感觉半边身子都麻了。

        侧躺着摊在秦以牧怀里不想动弹。

        单棋烨吸了吸鼻子,嗷一声喊道:“好疼啊。”

        秦以牧掰断针管丢进医疗废物箱,说:“叫晚了。”

        应该在刚扎针的时候叫才真实。

        “不管,疼。”这点疼对单棋烨来说不痛不痒,但、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不利用上,那还是他吗?

        秦以牧低头亲了亲他有些干燥的唇瓣,“哄你。”

        单棋烨忍不住笑意,在唇瓣分开的时候又追过去亲了他一口,“那就不疼啦!”

        秦以牧把人抱起来走进里间的休息室,指尖落在半边手臂上,轻轻按压着麻木的半边身子。

        可能是保胎药剂的作用,单棋烨躺着躺着就感觉十分困倦,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他勾勾手指,想抓住秦以牧的手,结果突然就没力气抬不起来。

        单棋烨有些着急,鼻间发出轻轻的哼哼声音,下一刻,他的手被人握在手中。

        同时,额头上落下一枚温柔的亲吻。

        “睡吧,我在。”

        ---

        医务室来了一个新的医生。

        不出半天就传遍了整个军营。

        这边离战场很远,属于一个训练新兵的场所。

        完全封闭式训练,唯一的乐趣就是传八卦——他们连手机都被没收了,上网消遣看八卦都做不到。

        医务室的医生于他们而言,都是一群温柔的白衣天使,不管是Alpha还是Omega,总是给人一种温柔似水的感觉。

        但是秦以牧的存在大大刷新了他们对温柔医生的认知。

        从第一天人人装病也要去医院,到后来生病装没病也不要去医务室,新兵们也是一个质的转变。

        等他们习惯了秦以牧的性格,又觉得秦以牧比别的医生好了。

        虽然待人没有个笑模样,但是医术真的好,看病都变得简单不少。

        “秦医生!秦医生你快来看看塑业!”Omega慌慌张张的冲进来喊道:“秦医生你在吗?!”

        秦以牧面上柔情一顿,面无表情的扣上手机,抬头问道:“什么事?”

        Omega愣了一下,刚才居然从秦以牧脸上看出温柔宠溺的模样?他怀疑自己眼花了。

        后面还有人等着,他来不及多想,连忙说:“塑业被教官打了……左腿断了,他一直在喊疼。”

        说着,门后又进来了两个人,抬着担架把人抬进来的。

        担架上面,塑业疼的面目扭曲,“秦医生,我的腿……”

        “塑业你先别说话了,秦医生会治好你的腿的。”Omega见他这样子也忍不住埋怨道:“单少将怎么回事,仗着自己是少将就这么欺负人吗?”

        抬着担架的Alpha听不下去了,当即反驳说:“罗榆你别乱说行吗?塑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挑着Omega怀孕这件事说了几遍,教官都没管吧,再说了,腿断了知道喊?他偷袭单教官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

        Alpha越说越气,“你这样,是可以上军事法庭的。”

        说完,直接拉着另一个人走了。

        早知道任凭他俩求遍队伍,他们也不会出手把人送过来。

        塑业根本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

        Omega咬了咬牙,“秦医生……”

        “出去。”

        “什么?”

        秦以牧言简意赅:“滚。”

        Omega惊诧于他的态度,平时秦以牧虽然冷漠,却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你——你还没有给塑业看病!”

        秦以牧瞥了他一眼说:“没救,埋了吧。”

        他不善言辞,更懒得和这种人磨磨唧唧说话,直接绕过他俩,将医务室留给他们,自己则是出去找人。

        塑业偷袭。

        想着那个Alpha说的话,秦以牧的眉头越皱越紧,问到单棋烨带队的位置,直接找了过去。

        单棋烨坐在队伍前面的遮阳椅下面,肚子已经显怀了,只是弧度不太明显,刚才打架的时候虽然控制着,但是动作还是有些大了,感觉小腹有些紧的难受。

        抱着缓缓或许能好些的想法,单棋烨并没有去找秦以牧。

        然后……

        单棋烨看着头顶遮下来的一片阴影,缓缓抬头,眼睛眨巴眨巴的心虚到不行。

        正在训练中的新兵也都看见了秦以牧,更发现了单棋烨此刻的不对。

        平时威武霸气的Omega教官,此刻乖顺的跟个猫儿似的,谁瞎了眼看不出来。

        新兵心里都被惊讶给刷屏了。

        “看!就说秦医生不好招惹,连上将都怕他!”

        “不要怂,正面刚!拿出你打Alpha的气势!经过训练的Alpha都不怕,你怕个医生?”

        单棋烨Get不到新兵的心声,“亲爱的,我……”慌慌张张的开口就想解释。

        然而,秦以牧却没有追究的意思,放下医疗箱,单膝跪地。

        这个画面……

        单棋烨心下诧异,连忙坐直了身子,“怎么了?”

        秦以牧摇了摇头,掌心贴在他的额头上,柔声问道:“有没有哪里难受?”

        这声音简直太温柔。

        单棋烨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惊扰到他,“没有。”

        顿了顿,他又说:“有点紧绷的感觉。”

        手心测温不稳定,秦以牧伸手搭在青年的后颈处,指尖轻轻敲打,在他垂下头来的时候,抬起头,碰了碰额头。

        虽然温度正常,但是单棋烨说肚子紧绷,这才几月份,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预兆,秦以牧想了想,问:“训练还有多久才结束?”

        单棋烨看了一眼仍在站军姿的新兵们,好不心虚的说:“已经结束了。”

        新兵:“???”

        秦以牧说:“回去我给你做点素食,再少喝点粥,然后给你揉揉肚子好不好?”

        “好。”单棋烨心软的一塌糊涂,听见他问好不好的时候,都想软了身子趴在他身上。

        然后,新兵们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秦医生把他们的单教官给弄走了。

        当晚,秦医生虚假的冷漠,真实的温柔就传遍了整个军营。

        不少Omega蠢蠢欲动。

        但是,同时传来的消息还有,秦医生和单少将是一对。

        秦医生是特意放下工作来军营当临时医生,就是为了方便照顾单少将。

        Omega心碎的同时不由得感叹,这种绝美的爱情,什么时候能轮到我啊!

        ——嘤!

        作者有话要说:肌肉注射就是屁·股·针。

        《病弱反派又骗我宠他》2020/7/8号00:00准时更新!

        简介:柏乔看了一本小说,讲的是主角从小被压榨伤害虐待,奋发图强踩着反派一路走上人生巅峰回来复仇的爽文。

        但是和主角相比,那个反派更能引起柏乔的注意——真·小可怜一个。

        身患重病,双腿残废,双目失明,说句话能喘半天,好像下一刻就要嗝过去那种。

        偏偏就是这种人,坐拥以金钱堆砌出的商业帝国,手上权势滔天,本以为是天之骄子的人设,结果就被成长归来的主角轻松夺走了一切。

        柏乔这才明白,合着这身份就是为了方便主角以后拥有权力的工具啊。

        一朝穿书,柏乔撸胳膊挽袖子,非得帮反派支棱起来,我就不信,我都看过完整剧本我还玩不过你一个主角!

        但随着剧情的推进,反派眼不瞎了、腿不瘸了、就连一夜也能七次了呢。

        柏乔:“……”

        ---

        陆斯博浑浑噩噩奔着剧情过了一生,重生归来,因未知原因剧情链崩塌,禁锢也消失殆尽。

        重生在被打断腿当晚,剧情猝然颠倒,原文主角带着一众小弟跪地求饶。

        正当他准备结束这一切的时候,柏乔冲了进来。

        不由分说的将他抱在了怀里。

        “你们太过分了!陆斯博你别怕,有我在,我绝不会让他们动你一根毫毛!”

        主角哭的鼻涕眼泪流一脸,你TM说的这叫人话吗?

        然后,主角眼睁睁看着刚才满身阴郁,目光阴冷仿佛下一刻就要动手致自己于死地的男人,扭脸埋首在柏乔怀里。

        柔柔的,轻轻地说:“嗯。”

        主角:“???”

        敲里吗,听见了吗我敲里吗!

        感谢支持,评论发红包~爱你们

        感谢在2020-07-0613:28:45~2020-07-0716:07: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海笙笑2个;卑微小陈、文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1445842、卑微小陈10瓶;Milkyway_c5瓶;Sabrina48693瓶;羽沫隐柒、A.I.Y.S.2瓶;痛饮爱情苦酒[doge]、嗷呜~困困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read8.org/novel/76/76847/342733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