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怪物的美好生活 > 111、兄弟

111、兄弟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句话,在任何一颗,有智能生物的星球上,都是对传统农业生态的基础规律,一种朴实的描述。在诺轮星,也不例外。

        不过,这句话要想成立,还需要个必要条件:这些,山川、湖海、河流等,得有东西让人吃才行。

        说得立整一点儿就是:在当地的地理和气候环境,形成的自然条件下。能够孕育出,足够保障该地区,人类社会能稳定发展的物质基础。

        按理说:膏腴之地,就应该物阜民丰。反之,对于老百姓而言,穷山恶水,就只能应运而生,背井离乡的人。或者,造就出一批,所谓的刁民。

        要不然,在那些混乱年代的故事中,一到荒山野岭的山路,总会突然就蹦出一群山贼草寇,耍着大刀片儿,无比自豪的介绍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当然,最后的目的,就是要收过路费。

        不过,最近流行一句话。这句话就是,每逢普通民众,关注到某些,超出想象的,高消费的现象,都会情不自禁问一句:“你家里有矿吗?”

        但,一说道这矿,可多数都在山里。只是,有些矿能让人致富。但,有些矿却会致命。

        12月25日,也就是太史言,和他意想不到的同事,抵达南阕洲的前一天。位于鲫鱼形的,南阕洲大路西海岸,鱼背鳍位置上的登林邦省,茂举市的东8区。因土地之争,由当地官员,别有居心策划的,一场民间械斗,正在酝酿之中。但,这场所谓的土地之争,其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三处矿坑而起。

        茂举市,属于一座山城。而且,还是滨海的山城。不过,这里的海岸线,也是乱石滩涂,水浅礁石多。地势凸出,又不背风,根本没有建港口的条件。

        所以,该市西面靠海,都是一些向鱼村一样的城区。中心城区,建设在南北走向的,‘落蹬山’山脉的西坡。而南北纵横1千多公里的落蹬山脉,在此处山脊的最高海拔,也只有1千2百米左右。

        但,茂举市的东8区,却是位于落蹬山脉,东坡的半山腰。该地区海拔,大约有7百多米。再往东,就是登林邦省另一座城市的边界。

        如茂举市这种地理形态,靠海边的居民,多少也能“靠水吃水”。自建几个小渔港,弄些小渔船,搞些小规模的,海产品捕捞和养殖。但,由于受季风影响。无法形成规模化的,海洋渔业产业。

        不过,这万年来,一直支撑这座城市生存发展的,就是该地区的稀有矿产资源。以及,伴随着这些,珍贵矿产资源的开采、运输、交易等方面,而发展起来的各种,辅助产业和服务行业。

        只是,两洲战争后,随着南阕洲联邦中央政府,对南阕洲各邦省的节制,被大幅削弱。同时,又有西元洲联邦,外部势力的干预。

        这座城市,乃至整个以,稀有金属,和稀有材料而闻名的登林邦省。在这二十多年间,已经逐步沦为,各方势力盘踞,鱼龙混杂,政令不一,法治薄弱的芜乱之地。

        “雨哥,吃完饭,你真要去东8区吗?我听乌头帮的海坤说:千爷,可能陷在西元洲回不来了。黄市长找了他们老大,还联络了‘梦都市’那家公司,外来的硬手。这两天,就要对考伯特他们动手了。

        现在,邦省检察厅,内廉署的那帮人,盯你盯得那么紧。你这时候去,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反正,你马上就要辞职,咱们哥俩,一起给黄市长当特别助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就不如,去医院守着咱妈……!”

        茂举市北1区,市警局附近的一家餐厅里。项星宇吞了一口,海沙椒牛肉拌饭,对坐在他旁边,喝着蚝味辣汤的夏盛雨说道。

        今年28岁的夏盛雨,是茂举市警察局,第4刑事处的一名小组长,他的警.衔是三级警探。武者级别,是一名二级星尉。

        夏盛雨听到一旁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异姓兄弟的这番话。直接一抬手,给了项星宇一个脑勺,随后,压低声音,对他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去啊?毛溜子躲到了东8区,我得把他送走。我知道,内廉署的人在盯着我。可这事儿,我不去?要不,你去替老黄做喽?你杀过人吗?”

        虽然,23岁的项星宇,也是名一级星尉武者。但,除了在学校和进修训练班时,实战演练,还有实战考核中,点到为止的与人交过手。工作后,他从未和真正的罪犯拼杀过。

        他比夏盛雨,从警察学校毕业的时间,要晚5年。毕业后,在地方警署做了一年巡警。之后,就被夏盛雨,托关系调到了市局做内勤。

        此时,项星宇被大哥这一拍一问,一个哆嗦,呛了一口饭,他喷出几粒儿米饭后,咳嗦了两声,很快就用源力压制住,喉部的痉挛,一脸惊慌的看着这位大哥。

        夏盛雨撇了一眼,项星宇身上那光鲜的正装,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接着喝汤,一边说道:“你就老老实实的跟着老黄,就算当条狗,你也只是工作犬。疯狗、恶狗由我来当。

        只要能治好咱妈的病,再跟老黄要笔养老钱。咱俩就带着咱妈,离开这里。去北方的口岸城市,或是去联邦首府济东市。随便做点小生意,能养活咱仨就行。起码,那里比这里要安宁多了。

        小宇,我是战争孤儿,你父母也走的早。咱俩从小一起长大,要是没有咱妈……!所以,就算我一身血债,将来会遭报应也没关系。但起码,我也得拼着,让你和咱妈能干净的活着!”

        项星宇听着大哥的话,脸上先是露出一丝感动和心疼。不过,很快又转变成一种不甘。他低头吃了一口拌饭,一边嚼一边说道:“雨哥,其实,乱也有乱的好处。你没听过那句:乱世出英雄吗?你看黄市长?我听说,当初,他只是那家公司,一个驻外的小主管儿。

        可现在,却成了一市之长。住着高门大户,每天前呼后拥,锦衣玉食。他凭的什么?不就是因为世道乱,还有,他够……!”

        夏盛雨一听这话,马上反手又是一巴掌。可这次的一巴掌,是奔着项星宇的脸颊去的。而且,还带了些真力。不过,他手掌快到兄弟的脸上时,又心中不忍,减了力道。

        而此时,项星宇一惊之下,也用手挡住了他这一扇。并一脸委屈的叫道:“哥,你咋还老打我?我都23了,不是小孩了。你在外头,给我留点面子行吗?”

        夏盛雨,有点儿动了肝火。他拧眉立目的,瞪着项星宇。他脸上那条,斜贯鼻梁的长疤,在微微抖动,更显面目狰狞。

        他压着怒火,一把勾住项星宇的脖子,自己探出上身,靠近项星宇,在他耳边,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我早跟你讲过,你羡慕谁,也不要羡慕老黄。

        他能看上我,是因为,这些年我够狠够毒。你想跟他一样,你行吗?他比我可狠多了!那是条,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他的话,你一句都不要相信。我跟他,只是雇佣关系。我用这身份,方便拿钱办事,帮他善后。

        我让你跟着他,不是让你跟他学。我只是想让你,远离一线,再多赚些钱。我跟他,是有约定的。只让你当个形式上的保镖,干跟班的活。你学不了我,更学不了他。这种事,你一旦险进来,这辈子就……!你懂吗?”

        项星宇一看,大哥真生气了。急忙低眉顺眼的说道:“行了哥,我听你的!你放开我,这儿这么多人呢!”

        夏盛雨,叹了口气,放开了兄弟。然后抬头,满不在乎的环视了一圈,小店里不时向他们侧目的其他客人后。便又低头,快速把早饭吃完。他在芯片上,把自己账户里,刚收到的10万银卢索,转了8万给项星宇。

        同时,对项星宇说道:“一会儿,你去趟医院看看咱妈,再把这周的治疗费交了。我现在,只有这么多,你先帮我垫2万,我明天晚上就还给你!”

        项星宇不耐烦道:“哥,还什么还啊?我都工作三年了,手里也存了几十万了。可咱妈的医药费,你一分钱都不让我出。怎么,我赚的钱,不是钱吗?你非得让咱妈觉着,就你够孝顺是吗?”

        刚站起身来的夏盛雨,一听这话,便习惯性的再次一抬手,吓得项星宇一缩脖子。不过这次,夏盛雨只是在他的头顶,糊撸了几下,弄乱了他的头发。

        “几十万!够干什么的?你好好存着你的钱,留在将来成家用。老黄给你找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货,你千万别当真。妈治病的钱,有我呢!等咱们离开了这里,到了能落脚的地方,你在……!”夏盛雨按着这位兄弟的脑袋,又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项星宇一拨楞脑袋,挣脱了夏盛雨的手。一脸不满的说道:“郝姨也是我妈,凭什么就你能出钱。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还不是……!”话说道这儿,他见大哥的脸色,又不好看了,慌忙闭上了嘴。

        项星宇不敢再顶嘴,三口两口吃完饭。兄弟两个,便出了这家快餐厅。两人转到停车位,项星宇开了辆,混合动力的高档车。当然,这辆车是他老板,茂举市的市长黄业民,众多的豪车中,最便宜的一辆。

        而,夏盛雨则跨上一辆,现代流线型的黑色巡航大摩托。当然,摩托车的动力,也是电混源力的。这种摩托车启动,是听不到发动机,兽吼般的轰鸣声。

        夏盛雨要先去一趟西2区,看一眼他的情人。然后,就去东8区,帮黄业民做掉毛溜子。而项星宇,要先去趟医院,探望干妈郝芸。再去西1区的市政厅,给黄市长当小跟班。

        先不提,这两人分道扬镳,各忙各的。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西元洲东冕市的太史言。刚下夜班,就接到了,马默的语音通讯。

        “小莫兄弟,刚下班吧?”通讯软件中,传来马默亲切的声音。

        “是啊!马大哥,这几天您忙坏了吧?”太史言,也马上报之以殷切的关心。

        “哎~~~!我这儿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这一点上,咱俩兄弟俩,都是一个品性。只要是联邦政府的案子,一天不水落石出,咱们就会耿耿于怀,寝食难安呐!”马默长叹一声,言语间颇为惆怅。

        “那是您能者多劳!像我这种,一介武夫。空有一身力气,干着急,也使不上什么劲儿。马大哥,有什么我能出力的地方,您可得多想着我。千万别……!”太史言,感同身受的说着

        “你看你,我说什么来着?嗨!要不说,咱们两个能成兄弟呢。当然,我也理解你的心情。安德森将军那儿,也是一样。小莫,这两次案子的嫌疑人,都出自一个家族。

        虽然,这两件案子,一大一小。尤其是,你女朋友的案子,从表面证供上看,就是普通的,雇凶绑架寻仇。而且,事实清楚,证供充分,人证物证齐全。

        按正常程序,我们应该,把这件案子,移交给司法部,进入司法程序。由他们根据案情,指定地方法院和警署,拘传嫌疑人,择日开庭审理。我们再尽些,协助的义务,就可以结案了。

        但,通过这起绑架案,我们却获得了,关系到奎尔瑟基地,特大惨案的重要证据。兄弟啊!三天前,你刚正式入编咱们处。特情处探员的纪律守则,和保密条例,你肯定也都看了。这些信息,我暂时无法向你透露。

        我只能向你说明,这次犯案的嫌疑人,绑架你女友一家的动机,并不是那么简单。这才是,这件雇凶绑架谋害案,迟迟没有移交的原因。绝不是因为,嫌疑人是坎贝尔家族的直系成员,我们就会投鼠忌器。这一点,你要相信大议会的权威。”

        太史言当即,斩钉截铁的说道:“马大哥,不用您说!任何时候,我对大议会、对马大哥您,都是毫无条件的信任!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大议会给的。我怎么可能,对大议会产生怀疑?”

        马默急忙说道:“兄弟,对不住,算我想狭隘了。不过,兄弟!我也实不相瞒,坎贝尔家族,管理了咱们西元洲联邦,第二大集团企业近万年了。

        这个家族,身负大议会,多年的信任和器重。在洲联邦政府,洲联邦社会各界,既有根深蒂固,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又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但,奎恩瑟基地的案情,太重大了!事实证明,这个家族,既辜负了大议会的支持和信任。也辜负了,整个联邦政府,给了他们这么高的社会地位。

        我们获得的证据显示,近些年来,他们的所作所为,简直丧心病狂!这个家族,已然蜕变成为,联邦政府重要脏器上的,一颗毒瘤。

        可虽然,现在我们手头的证据,足以证明,坎贝尔家族的犯罪事实。但,要彻底铲除这颗毒瘤,可是非同小可的举动。就如同,对整个西元洲联邦,做一次大手术。

        所以我们需要,更严谨的态度,更周密的方案,更充分的证据。以及破釜沉舟的决心,和动若雷霆的手段。小莫兄弟,我最清楚,你对联邦政府的感情。我今天联系你,就是希望,在这件事情上,获得你的全力协助。

        我想让你,明天跑一趟南阕洲!”

  https://www.read8.org/novel/79/79115/41557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