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你的衬衣入睡 > 第57章 第 57 章

第57章 第 57 章

        世界在这一刻失声,  所有画面都瞬间失去颜色沦为铅灰。

        死寂,空白,黑暗,  冰冷。

        油尽灯枯,熊熊跳动的烛火逐渐微弱,最后熄灭了。

        闻烟眼里的光灭了,  彻底灭了。

        第一次做/爱,她问了他的名字。

        最后一次做/爱,他告诉她,  他要复婚了。

        身体还残留着刚才温存的热意,  闻烟蜷缩着身体用被子遮住眼睛,止不住得颤抖,  屈辱像潮水般将她淹没,房间所有的东西仿佛都要把她摧毁……

        哭着哭着闻烟忽然感觉胸口很闷,  很想吐,  一刻也待不下去,  她慌忙从床上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最后去拿衣架上的外套时,  手颤抖着不小心把他的西装外套碰掉了,  有什么东西缓缓滚出来。

        目光落在那个精巧的盒子,  闻烟的世界安静了,  她动作顿住平静地望着,然后慢慢弯腰捡起来,打开。

        一枚戒指。

        “谭叙深,  你把我当作什么?这一年你把我当作什么?!我和你在一起的这一年又算什么?难道这场感情只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吗?”闻烟把戒指狠狠砸在他身上,  歇斯底里。

        刚才温柔旖/旎的氛围,  现在像是绳索一样勒住她的喉咙,  仿佛要窒息。

        所有的幻想在看见这枚戒指时,都破碎了。

        沉默地注视着她,谭叙深眼里平静得没有波纹,在她愤怒的目光中,他拿来旁边的衬衣缓缓系上几颗扣子,穿好衣服走到她面前。

        “到现在了,能和我说句实话吗?”闻烟抬头,愤怒超过理智她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只是死死地看着他,“你爱过我吗?”

        这个深埋在心里不敢触碰的问题,闻烟终于问了出来。

        那天铭川哥去FA所有人都盯着她看,而谭叙深回家却只字未提,只是和她做/爱。

        他拦下出租车,在路边闻烟问他:你喜欢我吗?

        闻烟不傻,但卑微和盲目的爱让她心甘情愿装傻。因为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他没有追出来,闻烟不敢问爱这个字。

        望着她凌乱的头发,谭叙深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痕,但却越来越多,好像永远都擦不完。

        这一刻,谭叙深忽然很想吻她,抚摸着她的脸,他情不自禁地低头。

        闻烟却移开了脸,声音哽咽:“不要在这时候吻我,我很傻,会分不清。”

        她眼睛通红,却倔强得让人不敢直视,往常温顺的女孩儿现在浑身是刺,谭叙深很不习惯,不习惯她的拒绝。

        “你爱过我吗?”闻烟执拗地看着他,她已经痛得麻木,已经什么都不怕了。

        那层虚掩着的纸,终究是捅破了。

        谭叙深沉默了几秒,眼里倒映着她的影子:“如果你有喜欢的人,我可以放你走。”

        “啪!”

        随着谭叙深话说完,闻烟扬起手狠狠打在他脸上,谭叙深脸上顿时留下五个鲜红的指印。

        这辈子唯一一次打人,是她最爱的男人,往常小心翼翼放在心尖不敢碰的男人。

        闻烟望着他的脸,眼泪止不住得往下流,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哭了。

        她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男人,竟然随时想放她走,闻烟一时间竟分不清到底是仁慈还是残忍。

        “我喜欢谁你不知道吗?为什么这么对我……”所有力气仿佛都耗尽了,闻烟声音苍白无力,像个失去灵魂的木偶,“告诉我,我哪里不够好?”

        “你很好。”谭叙深目光依旧平静,

        就是因为她太好,所以他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脸上的痛感很清晰,她可能用了十二分的力气,三十几年来第一次被人打,但谭叙深却没想象中的生气,或许他值得。

        “为什么要复婚?我们一起经历的那些事你一点都不留恋吗?”闻烟仿佛素描纸上奄奄一息枯萎的玫瑰,眉眼的悲恸让人心疼。

        让她最难以接受的,他竟然要复婚。

        闻烟嘴角挂着一丝苦笑,或许他爱上别的女人她都没有这么难过,但为什么要复婚?

        那她这一年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屈辱,无止尽的屈辱,闻烟感觉自己像个小丑,像个笑话。

        谭叙深依旧沉默,脑海里闪过无数片段,这一年他们经历的那些事,很多他没有尝试过的事,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久。

        “每次和我上床心里都在想她吗?那为什么要离婚?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心里蒸腾的怒气不断往上涌,闻烟脑子发胀突突得疼,瘦弱的身形有些站不稳。

        谭叙深去扶她,闻烟却扬起手臂甩开了他的手:“别碰我!”

        谭叙深的手僵硬地顿在半空。

        “一年了,睡腻了是吗?”闻烟脸上挂着笑,心如死灰,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可以这么咄咄逼人。

        “不是。”谭叙深注视着她失控的情绪。

        两个人之间的新鲜感有多久谭叙深不知道,但到现在为止他都很喜欢她,然而她想要的以后,他给不了。

        经历了感情所有阶段的男人,对爱情不会有太大的期待,他的温柔中带着淡漠疏离,好坏永远掺半,像是对小猫小狗的轻抚,又像是对情人的体贴,还有像对爱人的温柔。

        谭叙深对闻烟的好,永远把握在一个度里,像是一杯凉开水,永远没有太浓烈的时刻。

        无论什么时候,对他最重要的永远都不是闻烟。

        而闻烟把这当作了爱情,但谭叙深却没想更进一步。

        闻烟笑了笑,没有再执拗于这个话题,已经没有意义了。

        “和我在一起的这一年就想着怎么和她复婚吗?以前我还总觉得自己无理取闹,总是嫉妒她,明明你们都没怎么联系我却总是闹脾气,后来怕你觉得我小气,所以不管再难过我都藏在心里……”闻烟说不下去了。

        “没有。”谭叙深喉结微动,从来没觉得说话这么困难。

        “谭叙深,我说过想嫁给你,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都是真的。”闻烟眼睛通红。

        这段感情好像没有理由就突然结束了,或者是从未开始?十天前一切都还好好的,突然就变得面目全非,他们之间果真脆弱得不堪一击,闻烟忍不住冷笑。

        “我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孩子,你爸妈会让你和我在一起吗?”谭叙深目光深沉。

        “每段感情都不容易,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要一起克服吗?”闻烟很不懂,为什么不试试呢?或许他根本不想尝试。

        “你才二十岁,以后还会遇到很多人,我不会是最后一个。”谭叙深语调平缓,和闻烟的失控比起来,冷静极了。

        他的每一个字都在把她往外推,心脏明明已经麻木了但还是感觉到了疼。

        “你和一个女孩儿在一起难道不是为了以后吗?”闻烟声调忍不住扬高,但说完她苦笑一声,“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不爱我,所以规划的未来也没有我的存在,你心里只有你的前妻,你只想和她结婚生子,离婚又复婚,所以谭叙深,筹划多久了?她知道你想和她复婚的同时还和我上床么……”

        失控的情绪不断膨胀,闻烟正说着忽然感到腹部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身体控制不住地往旁边倒……

        “不要说了。”谭叙深连忙扶住她抱在怀里,抚摸着她倔强又瘦弱的脊背,忍不住心疼。

        “疼……”闻烟捂着肚子,神色痛苦,气若游丝。

        “怎么了?”谭叙深疑惑地看着她,然而他低头,目光瞬间凝滞。

        白色裙子上的大片血迹红得刺眼,血顺着她的腿留下来,滴落在地板上,越来越多。

        谭叙深瞳孔骤然一缩,平静的眼眸终于掀起了慌乱:“烟烟!”

  https://www.read8.org/novel/82/82109/346481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