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从圣光开始的艾泽拉斯生活 > 第11章:卑微且高大

第11章:卑微且高大

        吉安娜与马库斯在达拉然白色的高塔间穿梭,最终停在它们中不起眼的一座下。

        紫罗兰色的塔尖上爬满了青苔,斑驳的墙面仿佛在诉说这座建筑的悠久历史……

        个屁啊!这里是魔法王国达拉然,随便找个窝棚都可能是几百年的古董。

        能让不动产荒成这个模样,证明塔的主人相当怠惰。

        考虑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马库斯在心里给罗宁打了个新标签:

        祖传不靠谱。

        “梆梆梆!”

        马库斯掩着口鼻敲响了罗宁法师塔的大门,灰尘簌簌而下,常年的暴晒让木质的圆形门把向中心呈现出道道皲裂。

        一阵叮叮咣咣的响动后,从门内传来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

        “我不是说了吗?”

        出声的人似乎在努力地控制着气息,“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去吧,咱们……那只是一次美好的意外。”

        吉安娜满腹狐疑地看向马库斯,眨了眨眼。

        “谁和那个糙老爷们有什么美好意外?”

        马库斯一头黑线,摊了摊手:“鬼知道那家伙在搞些什么幺蛾子?”

        一脚蹬在风化的木门上,附着在陈旧门扉表面的淡紫色法术结界拦下了这一脚。形式大于功能的小门剧烈一颤,打开了一道缝隙,随即吱吱呀呀地关上了。马库斯眉头深皱,方才门内浓重的酒气险些将他掀个跟头。

        “罗宁!债主上门了!滚出来!”

        考虑到红毛在格瑞姆巴托事件前都是肯瑞托的差生代表,马库斯倒是对他住在如此偏僻的角落不感到意外。

        但按理说这一阵子应该是罗宁最春风得意的时候,摧毁恶魔之魂,力挽狂澜的贪天之功,加上抱得美人归,人生曲线达到涨停板,从哪看都不是需要借酒消愁的样子。

        正想着,一个少女咬着牙从马库斯身边经过,苍白的面庞上青筋跳动。

        “刷!”一桶油漆泼在了罗宁的法师塔下。

        马库斯连忙闪身躲开,用身体护住了身后的吉安娜。

        “嗝……马库斯?你怎么来达拉然了?”

        与此同时,推开门的罗宁吓了马库斯一跳,他棕红色的长发干枯没有光泽,胡子显然很长时间没有刮过,法袍也是油渍斑斑,隔着两米都闻得到他身上的汗酸味。

        “人渣!”

        泼油漆的少女双目喷火,恶狠狠地瞪了罗宁一眼。

        罗宁也不回答,苦笑着挖了挖挂在眼角的眼屎,任由她泼完油漆扬长而去。

        “让你们看笑话了,”罗宁把二人迎进门,法师之手扫开了地上的垃圾和空酒瓶。“这个时候来我这儿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他笑了笑:“现在就连达拉然的农庄都不敢让我买菜。”

        马库斯挑了挑眉,他注意到罗宁的法师塔内除了三层高的巨大书架显然时常打理以外,其余的地方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在角落处堆积的杂物下还隐隐露出半个淡紫色的脑袋,看起来像个停摆了很久的奥术仆从。

        “你这是怎么了?”

        马库斯拉开一把椅子,掌心圣光涌动,拭去了上边的灰尘,示意吉安娜先坐:“肯瑞托的当红炸子鸡罗宁大师,我怎么感觉你混的……不怎么样……”

        “一言难尽……”罗宁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指尖凝聚出一团清水,简单洗了把脸,也不管脏不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拎起身边的酒瓶,仰起头喝掉了瓶子里的福根。

        半晌的沉默后,他缓缓开口:

        “格瑞姆巴托之行,我认识了一个女孩。”

        红发法师的嘴角勾勒起一个回味的弧度:“你敢信吗?我翻车了……”

        马库斯和吉安娜对视了一眼,歪着头回答道:

        “想开点,那起码证明人家姑娘视力还是正常的。”

        “我罗宁从六岁当上魔法学徒开始就是孑然一身,我知道我是个麻烦,我也从没想过给别人添什么麻烦。”

        红发法师唏嘘道:“我那个早死的老爹和我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及时享乐才是正道……”

        “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忘得差不多了,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我亲生父亲,但这句话我一直记在脑子里。”

        马库斯拍了拍地上的灰尘,抱着膝盖坐到罗宁身边,抢过了他手里的酒瓶。

        突然空出一只手的罗宁有些无措地攥了攥拳,随手拎起地上的一个酒瓶,晃了晃,失望地扔到远处。

        “那天你喝醉了跟我说了好多莫名其妙的话,”马库斯闻言后背一凉,连着向罗宁打了一串眼色。

        只可惜醉眼朦胧的法师似乎没看出他的意图,自顾自地说:“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唉,我那个老爹就是这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我童年的记忆里他每次回家都是满身的脂粉气。”

        他咧了咧嘴:“然后他死在了不知哪个女人家里,尸体用床单裹着送了回来,那年貌似没到四十岁。”

        见马库斯面露疑色,他叹了口气:“从那天起我就知道了,对于我这种人来说……爱情这玩意儿太他娘奢侈了……”

        马库斯用看垃圾的眼神望了他一眼:“那那些……”

        “各取所需而已,而且我从没欺骗过无知少女啊,我都是花钱拼车……或者是借别人的车开……”

        马库斯翻了个白眼,没理会他,听他接下来怎么扯。

        “但遇到她的时候,我是真的心动了,你懂吗?就那种听见她的呼吸就会心脏乱跳的奇妙感觉……”

        罗宁将背脊靠在身后的书架上,“我全身所有的奥术能量都在躁动,上一次如此兴奋的时候,是我用法师之手捉住了自己射出的奥术飞弹。”

        “怎么?失手了?”马库斯问到:“我十四,她十三,你跟我们说这些好吗?”

        洛宁嗤笑了一声:“你这家伙也配标榜自己未成年?你和那个……”

        见马库斯面色不善,罗宁吐出一口酒气:

        “我和她说,我帮她拦下兽人一斧子,她把我从火场里救了出去,我们谁也不欠谁的,相安无事就好。”

        马库斯隐隐猜到了故事的女主是谁,诧异道:“你罗宁竟然把到嘴边的肉推了出去?”

        罗宁苦笑,伸手在一片狼藉的屋子里指了一圈:

        “像我这样的人就是个行走的麻烦,说起来丢人,你和瑞妮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像我这种人啊……就该在下水道里蹉跎一生,像野狗一样死在荒郊野岭,尸骨腐烂在泥土里,没有人记得我最好。”

        他垂下头:“她和我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爱情……呵……只有她这种天真的蠢女人才会为了那玩意葬送自己。”

        “然后呢?”

        “什么然后呢?”罗宁怔了怔。

        “然后她来找过你?”

        法师点了点头,自嘲的一笑:“我让她离开了,过一阵子她自然会忘了我……”

        “啪!”

        罗宁和吉安娜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醉酒的法师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敏锐,被马库斯拎起衣领,一耳光扇在脸上。

        “你……”

        “啪!”对称了。

        “你竟然打我?我爸爸都没打过我!”

        “酒醒了吗?”十四岁马库斯冷眼望向人高马大的罗宁,瞳孔里闪动着鄙视,愤怒和痛恨。

        “这就是你罗宁的行事风格吗?”

        马库斯寒声道:“你当的一手好鸵鸟啊,罗宁,怎么?浪荡花丛已经让你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了吗?”

        “我来的时候还诧异,摧毁了恶魔之魂的英雄怎么会呆在这种鬼地方,现在我明白了!看看你那副自甘堕落的恶心嘴脸,还冠冕堂皇的给自己的逃避寻找理由,你配吗你?”

        马库斯只觉得自己的胸膛中酝酿着熊熊烈火,他看向满身尘污,蓬头垢面的罗宁,好像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我……”他长舒了一口气,松开拉住罗宁领子的手,平复了呼吸。

        “我真是瞎了狗眼,”马库斯语气平和,蹲下身子,双手搭在膝盖上,面无表情地望着跌坐在地的法师。

        “之所以接近你,是我原以为你能成为一个英雄,在艾泽拉斯的历史中留下属于自己的故事。”

        他喃喃道:“如果有一天,你所热爱的土地,你要保护的人民深陷危难,需要一个个子高的为他们创造一丝生的希望……你会怎么办?”

        “你会逃避,把脑袋插在沙子里,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会说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然后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小人物的身份,等待末日的降临。”

        马库斯失望地摇了摇头:“你不是我记忆中的罗宁,我的投资眼光真差。”

        他从胸口掏出那张印了罗宁手印的纸,面无表情地撕成满天碎片:

        “提前为你不为人知的葬礼撒纸钱,看在我是你为数不多朋友的份上。”

        “我们走吧,简,和这种人交流简直是浪费时间。”

        马库斯拉起吉安娜准备离去,身后突然传来罗宁的咆哮声:

        “你懂什么?你才和我认识多久?凭什么站在干岸上评判我的感情?”

        马库斯没转头,鼻子里哼了一声。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大概有两辈子。

        “是我想放弃她吗?是我不愿意承担责任吗?你知不知道她可是……”

        “高等精灵么不就是,”马库斯突然转身,正色道:“你还想用什么借口来狡辩?寿命差距?图拉扬,我们白银之手的骑士,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

        图拉扬的配偶是奥蕾莉亚??风行者,三姐妹中的长女,温蕾莎的大姐。

        “可……”罗宁落寞地道:“她们说我就是个视女人为玩物的人渣,配不上风行者家的掌上明珠。”

        “她们?”马库斯皱眉道。

        “我在达拉然的名声已经彻底臭了……”洛宁嘴角扯动:“格瑞姆巴托让我收获了荣耀,我承认刚回来的时候我有些飘飘然了。”

        “会有素不相识的少女用仰慕的眼光看着我,睹场里会给我留下最好的位置,酒馆的吟游诗人谱出了几个版本的曲子,歌颂我的经历。”

        马库斯望向他:“罗宁,你是个法师,不是那些靠传奇故事糊弄民众的游侠和流浪骑士。”

        “我知道……”罗宁捂着脸,“但……这种被万人追捧的感觉实在是……难以抵挡……”

        “然后呢?我是指,事情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那天……”罗宁支支吾吾地开口:“在酒馆,温蕾莎找到我,我没敢回应她的眼神,就……”

        “嗯?”

        “就抱起身边的女招待亲了一口,告诉她我不会为了一棵树放弃树林的……我只是,想让她死心而已。”

        “我怎么会料到第二天满城风雨,街头巷尾传的都是我罗宁玩弄无知少女,不尊重女性……”

        “什么?”马库斯瞠目结舌:“那踏马不是你活该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唉……然后那些追捧我的人,以前看不惯我的同僚和这群人越骂越来劲,据说肯瑞托六人议会收到了一份触目惊心的举报,正在商讨怎么处分我……”

        “不至于此吧?”马库斯摇头:“刚才门口那个泼油漆的女孩是你什么人?”

        “哪有什么人啊……”罗宁哭丧着脸,“我都不认识她们,这阵子天天都有,见怪不怪了。”

        “不应当吧?”一旁的吉安娜开口道:“你要是没得罪她们,她们怎么可能这么针对你?”

        “我也纳闷……”罗宁道:“似乎这些人就特别热衷这种事情,去年的时候肯瑞托法师集会,因为凯尔萨斯和克拉苏斯的站位问题他们还相互攻讦了小半个月,闹得沸沸扬扬。”

        “嗤,”马库斯冷笑道:“法爷就该在法师塔里老老实实做研究,你也配做传奇故事的男主角?”

        “既然想站在人前享受风光,就得做好被这些风光反噬的准备,你一点都不无辜,你活该!别拿自己当受害者!”

        “那些被你的英勇事迹鼓舞,还站在你的立场上承受谩骂的热血少年才是真的可怜。还泼油漆?轻了!三人成虎,你信不信事情发酵后,那些被你一步反超的同行们会把你往死里搞?”

        “至于吗……”罗宁睁大了眼睛,“我也没……”

        马库斯瞥了他一眼:“赶紧滚去把你的温蕾莎追回来,一年半载的别回达拉然了。”

        “别掺和自己不熟悉的东西,长颈鹿能过河不代表你这个狗崽子也淹不死。”

        吉安娜叹了口气,扯着欲言又止的马库斯离开了法师塔,留下六神无主的罗宁孤零零坐在那。

        小姑娘抱怨道:

        “就不该来这一趟,真晦气,再不断章等着被冲吗?”

  https://www.read8.org/novel/93/93041/415571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8.org。无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8.org